当前位置: 首页>圆桌

最大的挑战来自内部——政商领袖纵论大国趋势

作者:《支点》记者 罗乐 实习生 朱睿点击次数:55   发布日期:2014-09-15

核心提示:对于中国、美国等国家来说,最大的挑战是来自国家内部自身发展的挑战,包括社会、经济、环境等各方面的挑战,应对好这些挑战,才是发展的重中之重。

根据中国国家信息中心的最新报告,中国上半年经济缓中趋稳,预计下半年中国经济增长约为7.4%。报告同时指出,随着一系列微刺激政策及改革逐步见效,中国经济整体趋势稳定。

这意味着,中国已经进入与过去30年不同的发展阶段,必须适应经济发展的“新常态”。 “新常态”的实质是“进入高效率、低成本、可持续的中高速增长阶段”,要缓解市场焦虑,巩固市场共识。

在适应“新常态”的过程中,中国有哪些方面可以借鉴发达国家的发展经验,又应该推动哪些方面的全球变革?在“第四届中外政商领袖华佗论箭”论坛上,华佗论箭创始人严介和对话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 、英国前首相托尼·布莱尔、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以及韩国前总统李明博,探寻大国发展的新机遇。

 

给城市发展留足空间

 

严介和:北京和伦敦都曾成功举办奥运会。但当奥运会结束后,伦敦被还原成了古老的伦敦,北京却留下了许多城市“污染物”。在城市管理建设方面,中国应该得到什么启示?

托尼·布莱尔:2008年,我和我的家人一起到北京观看了奥运会,这是一场非常伟大的活动,我们非常享受在北京的旅程。

其实,城市污染是城市发展历程中一定会碰到的问题之一。以前,伦敦是世界上污染严重的地方之一,经过长期的治理,现在伦敦已经不再是人们口中的“雾都”。北京也正在经历这个长期治理的阶段,而且我相信中国对此已经非常重视,它会像伦敦一样慢慢地改变自己。

我们应该看到,2012年举办奥运会的伦敦,本身就已经不再是那座污染严重的城市,所以,我们应该相信北京在未来也会和现在完全不一样。

严介和:在城市化问题上,“不能用发达国家的标准来要求发展中的中国”是我们心灵深处的一种诉求。我想请问陆克文先生,您对这个观点有什么看法?

陆克文:我认为中国政府应对发展中所面对的气候变化问题是十分积极的,非常值得认可。包括国家应对气候变化领导小组、发改委制定的应对气候变化国家方案,以及其定期发布的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政策与行动年度报告,都是一种积极的行动。

我也很高兴看到中美在气候变化方面的合作。比如,2008年,中美签署能源与环境十年合作的框架性文件;2011年,中美清洁能源联合研究中心成立;2013年,中美气候变化工作组成立;2014年,中美发表气候变化联合声明,以及中美双方举行的气候变化政策对话。这都是一种积极的信号。

如果中美可以在巴黎就气候协议达成进一步共识,那就是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具体表现,也将构建一种全新的国际公共产品,将对全球的生态文明做出巨大贡献。

 

国家是企业发展的坚实后盾

 

严介和:当我们在追求GDP增长时,往往会穷尽手中现有的资源,但是忽略了我们能给子孙后代留下什么。站在这个角度,我想请问布莱尔先生,英国为什么会把世界上最好的汽车之一劳斯莱斯卖给别国?

托尼·布莱尔: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我们卖出劳斯莱斯,并不是为了用现有的资源去换取GDP的增长而忽略了资源利用的可持续性。

我认为,吸引外来投资对于国家、企业的发展都非常有利。将劳斯莱斯变成合资企业,可以让企业的管理层吸收更多外来的投资经验和管理哲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