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长江论坛

数字经济将重新定义服务业

作者:江小涓(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点击次数:454   发布日期:2019-08-06

核心提示:今后最有发展前景的若干产业中,制造与服务深度融合的产业将占大多数。

 

从2012年开始,服务业成为我国经济中的第一大产业。从2015年开始,服务业比重超过50%,服务业就业的比重超过60%。按照通用的划分方法,我们已经进入了服务经济时代。

从国际经验看,一个经济体进入服务经济时代以后,经济增长形态基本上是一个喇叭口,一边是服务业的比重往上走,一边是经济速度往下走。而且这个趋向会一直变化到服务业比重相对稳定,与之相对应,速度的下行趋势也会停止。

如此规律的表现,是由服务业的性质决定的。和制造业多年来更新技术不断提高劳动生产率相比,服务业的特点是人对人、同时同地、个性化地提供服务,很难使用高效率的设备,所以劳动生产率提高缓慢,甚至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是停滞的。例如教育服务、医疗服务、表演服务、家政服务、餐饮服务、保安服务、政府服务等,人力资本是主要的供给要素,不使用提高效率的机器设备,缺乏规模经济,因而其劳动生产率长期保持不变。

因此,当服务业在一个经济体所占的比重不断提高时,社会总资源的配置效率就会下降,导致增速下降。

不过,网络与数字技术时代,或许能带来新的变化。

网络与数字技术支撑的服务业,呈现出规模经济极为显著的特点,这源于许多网络服务的初始成本很高而边际成本很低,特别是可复制的文化类、信息类服务更是如此,早已打破了服务业低效率的规律。

比如现场演出,一个乐队面对成百上千名听众,100多年来没有变化。但现在网络上的一首乐曲,可以达到千万级甚至上亿级别的听众,而且不论一个听众还是上亿听众,制作成本相同,增加听众的边际成本极低。又如教育服务,开展现代学校教育100多年来,生师比即平均每位老师教授的学生数不但没有上升,许多国家还在下降,大学的生师比大约在12∶1至14∶1之间。现在依托互联网慕课,一名老师可以教授的学生非常多,清华大学约有280门慕课,有800多万学生,一个老师可以教3万多名学生,最多的一个慕课可以有96万学生。再如零售服务,一家大型书店最多可摆放10万本书,因此很少摆放那些很小众和过期已久成为“冷门”的书刊,但网络书店则完全不受此限制。这类服务业的效率甚至比制造业还要高很多,这是一个根本性变化。

网络和数字技术除了给服务业带来变化之外,对制造业也带来了质的提升。网络与数字技术都是高效率的联通技术,可以让服务和制造很好地融合。现在制造业中搭载的服务含量、数字含量、增值含量,是以前完全不可比拟的,比如物联网、人工智能、机器人等等,都是制造和服务高度融合、快速成长、附加值非常高的产业。今后最有发展前景的若干产业中,制造与服务深度融合的产业将占大多数。

依托网络与数字技术的服务业,与传统服务业出现了本质性的差异,服务业乃至整个经济低效率的问题有望改变。我们应大力推动技术发展和商业模式创新,并对我国长期发展保持理性的乐观预期。(支点杂志2019年8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