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长江论坛

价格改革须攻克五个难关

作者:任兴洲(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原所长)点击次数:361   发布日期:2019-01-03

核心提示:市场经济体制的核心是价格,价格可以引导资源配置。

 

 

改革开放40年来的历程,可谓波澜壮阔、风云激荡,伴随与此,价格改革也走过了40年。价格改革既不是完全宏观的话题,也不是完全微观的话题,而是介于两者之间,价格把宏观的供求关系传递给微观企业,微观企业再根据供求关系做出决策、引导资源的配置。

经济体制改革,实质上是把原来高度集权的僵化的计划经济体制转变为市场经济体制,而市场经济体制的核心是价格,价格可以引导资源配置。所以,价格改革在当初就被称为“改革的牛鼻子”,要先把价格信号理顺了。党的十二届三中全会提出,价格改革是整个经济体制改革成败的关键。

价格改革的历程可为四个阶段。第一阶段是1978年-1991年,这个阶段主要是改革计划价格的管理体制,有调有放;第二阶段是1992-2001年,党的十四大明确了改革目标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到2001年中国加入WTO时,已逐步形成由市场形成价格的机制,很多领域都是在这个阶段放开了价格;第三阶段是2001年-2012年,主要是由市场形成价格机制的阶段,基本上价格开始由市场形成,少部分由政府来决定;第四阶段是2013年-2018年,进一步完善了主要由市场决定价格的机制,这个阶段的特点是进入改革深水区,涉及很多所谓垄断型的价格。

回顾整个价格改革历程,我们可以看到过程波折、成就巨大。改革之前的1978年,中国有97%的价格是由政府决定,只有不到3%由市场决定;到2017年底,97%的商品和服务价格由市场竞争决定,政府管理的价格不到3%,而且主要限定在重要公益性服务和网络型的自然垄断环节,由于其特殊性暂时由政府管控价格,剩下的基本都放开了。价格改革在引导资源有效配置、促进宏观经济健康运行、提升人民生活水平、促进改革开放等方面,都真正发挥了牛鼻子的作用。

下一步,深化价格改革的重点有五项。

一是要进一步深化垄断行业的价格改革。现在改革已进入深水区,自然垄断价格牵涉面特别广,比如电力、成品油、天然气等价格改革,是未来改革的重点。

二是要加快完善公用事业和公共服务的价格改革,如生活、文化、教育、养老、殡葬等公共服务价格,以及医疗服务改革等,都是下一步改革的重要任务。

三是创新和完善生态环保机制,让绿色环保通过价格体现出来,用价格机制引导社会形成生态保护和绿色发展的理念,给子孙留下一个水清天蓝草绿的生态环境。

四是推进农产品价格改革。一些农产品价格可进一步放开,让市场机制发挥决定性作用,政府通过必要的方式加以扶持。

五是转变价格管理方式,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支点杂志2019年1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