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长江论坛

全面贸易战不足以威胁中国

作者:梅新育(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点击次数:225   发布日期:2017-04-06

核心提示:特朗普反对的是不可持续的现行全球化模式,而不是全球化本身。 

 

梅新育

 

特朗普时代的中美贸易摩擦是否会激化?几乎从去年美国大选结果揭晓之日起,这就成为国际舆论热议的话题,但有些问题需要冷静客观审视。

首先,作为一个生意遍布全球多个国家的商人,特朗普对全球化利益的感受远比专业政客深刻,他反对的是不可持续的现行全球化模式,而不是全球化本身。因为美国财政、贸易“孪生赤字”如此巨大,而且还在继续快速膨胀,动大手术改革调整势在必行。而且,也只有美国宏观经济稳定可持续运行,才能保证中国对美经贸、乃至整个中国对外经贸的持续稳定发展。

其次,近来的一系列对华不利贸易争端裁决,基本都是奥巴马政府执政时期发起的,每项贸易争端从发起到裁决通常要一两年,能够算到特朗普政府头上的对华贸易争端还需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出现。

第三,特朗普从竞选以来确实围绕对华经贸发表了一系列刺激性言论,但特朗普的主张本质上是一个帝国在过度扩张之后主动收缩以求固本培元,他是在以咄咄逼人的进攻性战术开展战略性退缩;也正因为他的根本目标是重振美国实体经济,夯实美国经济基础,所以,他上台给中国经贸带来的不仅仅是争端风险上升的不确定性,更有广大的潜在商业空间。

最后,尽管我主张中美努力探索双赢合作,但我也并不十分担心中美经贸争端的杀伤力,希望美国有些人不要自以为可以凭借中国对其巨额出口,以大规模贸易战要挟中国接受不合理的经济索求。

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以中国经济当前的体量,中国经济的目标,已经从此前单纯的“赶超”转向兼顾“防范被赶超”,如果发生无可挽回的世界性的经济贸易下滑,只要能够保证增长实绩与主要竞争对手横向比较相对较好,我们在国际经济体系中的地位就会上升、所占份额就会扩大,就仍然有利于我们“防范被赶超”。

这已有过先例。如果没有索罗斯在1997年挑起东亚金融危机,中国怎可能那么快在东亚新兴经济体中脱颖而出?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的结果,同样是显著提升了中国经济贸易在全世界的份额:2007年,中国实际GDP占全世界10.8%、新兴市场的24.8%,货物服务出口占世界7.8%、新兴市场的23.2%;到2015年,中国实际GDP占全世界17.3%、新兴市场的30.0%,货物服务出口占全世界11.6%、新兴市场的31.7%。

近两年,全球贸易下滑,中国经济减速,但中国贸易占全球份额依然在提升。根据世贸组织数据,以美元计价,2014年全球货物贸易出口增长0.3%,中国增长6.1%,美国增长2.6%,欧盟增长3.7%(其中德国增长3.4%),日本萎缩3.5%,被许多西方舆论捧为有望赶超中国的印度增长2.5%。2015年,全球货物贸易出口萎缩13.5%,中国萎缩2.9%,美国萎缩7.1%,欧盟萎缩12.5%(其中德国萎缩11.0%),日本萎缩9.5%,印度萎缩17.2%。

既然即使发生上述最糟糕的状况都无损于中国的国际经济地位,无损于中国兼顾“防范被赶超”的目标,中国未来的贸易争端谈判对手们,最好还是不要以为全面贸易战的恐吓能把中国吓倒,有话好好说为妙。(支点杂志2017年4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