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支点智库

徐一睿:中国也需要构筑产业“雁形布局”

作者:徐一睿(日本庆应义塾大学经济学博士)点击次数:100   发布日期:2012-06-20

改革开放至今,中国经济发展迅猛,其平均增长速度和周期要远远高于上个世纪60、70年代日本曾经经历的高度增长。与此同时,产业分布过度偏向东部导致了地区间不均衡发展问题凸显。巨大的地区间差距是阻碍中国形成一个均衡程度较高且统一的国内市场的发展瓶颈。

为了改善地区间的差距,形成一个较为均衡且统一的国内市场,需要从两方面着手。第一,构筑国内版的雁形布局。第二,扩大政府间财政转移力度,加大财政再分配力度,推动中西部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两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雁形布局是一个国际产业分工理论。各个国家根据其所处的不同的工业化发展阶段的要求,按照各国的比较优势进行生产分工,并在领头雁的带领下,逐步提高区域整体工业化水平。由于地区间经济差异较大,中国东部沿海地区在经历了30余年的迅猛发展以后,完全可以成为领头雁构筑起中国国内版的雁形布局。我们可以从日本60、70年代实施的几次全国综合开发计划中找到借鉴。

从1955年起,日本进入高速增长期,关东以及近畿等沿海地区经济发展迅猛,而其他地区经济停滞,地区间的经济差距不断扩大。为了缩小地区间经济差距实现均衡发展。从1962年起到90年代末为止,日本一共推出了5次全国综合开发计划,通过构筑地区间的网络发展体系来寻求地区间的均衡发展。

这种由政府主导的产业转移方案,在吸引投资,为地方创造出就业机会,并且实现缩小地区间的差距上起到了部分积极效应。

当然,失败案例也随处可见。比如,70年代中期制定的北海道苫小牧东部开发项目,超过10000公顷的原野和农地被毁于一旦,数千亿的中央财政支出和地方财政支出以及数千亿的银行融资纷纷打了水漂,到1999年这项大规模开发项目最终以彻底失败告终。政府推动的投资项目并没有给地方政府带来丰厚的收入而是留下了沉重的债务负担。

从日本的经验教训中可以看到,由政府推动的大规模的产业转移政策,虽有其积极的一面,但其负面影响也不容忽视,一旦政策性投资失败将对地方财政带来致命性冲击。那么政府在推动产业转移,实现国内版的雁形布局的过程中应该做些什么呢?

上个世纪80年代,在分权化改革的推动下,我国地方政府间的竞争给市场经济注入了活力,在硬性预算的驱动下,地方政府间竞争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源动力。但作为这种分权式改革的负面遗产,在竞争过程中所产生的地方保护主义也随处扎根。

作为国际贸易的一种常识性概念,消费者可以从其他地区获取更便宜的产品,资本和劳动等生产要素则将随之转向具有比较优势的生产部门,如此这般不但资源可以得到最优分配,生产效率也将随之提升。这一概念也同样适用于中国的国内贸易。如果各个地区为了保护本地区的产品而设置贸易壁垒,将阻碍各个地区发挥其比较优势,地区间分工的利益也将无法实现,那国内版的雁形布局也将不可能出现。

因此在推动地区间产业转移,构筑国内版的雁形布局的过程中,地方政府需要在保证财政的可持续性的基础上,在完善吸引外部投资的基础设施投资的同时,彻底取消既有的地方保护主义贸易壁垒,致力于构筑起一个全国性的较为均衡且统一的国内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