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支点智库

辜胜阻:中国迫切需要与创新相适应的优质制度环境

作者:辜胜阻点击次数:12   发布日期:2012-06-17

辜胜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民建中央专职副主席)

中国在创新问题上不缺人、不缺钱、不缺技术,最重要的还是与之相适应的制度环境。也就是说,如何把人、钱和技术这些要素有效地组织起来,充分调动他们的积极性。

斯蒂格利茨(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讲过,影响当今世界经济格局的有两件大事:一是人口众多的中国城镇化速度加快,这意味着有充足的廉价劳动力;二是美国各个领域的高科技成果层出不穷,典型代表就是硅谷,但硅谷离不开华尔街的支持。可以说,是华尔街的融资高效和风险分散,为硅谷发展铺设了一条星光大道。然后,技术创新给硅谷带来更高效益,进而又推动技术创新不断演进。以硅谷为代表的高科技公司、高科研产业的崛起,帮助美国实现了产业升级,实现了经济可持续发展。如果说硅谷创造了美国的现在,那么又是谁创造了硅谷的现在呢?显然是华尔街。

联系到中国的经济现状,规模是大但不强,速度是快但不优,尽管经济总量已成为世界老二,超过日本,但人均收入只有日本的十分之一。归根结底还是中国的创新不足,主要原因有四个方面:动力不足,做高科技既辛苦赚钱又少;风险太大,不敢创新,高科技是“九死一生”,辛辛苦苦搞出的高科技产品,很快就有“山寨版”出现,在法律上得不到保护;能力有限,人才匮乏,无能创新;融资太难,不能创新。

那么,该怎样处理好经济发展中的大和强、快和优的关系呢?有几个问题需要考虑:

首先就是制度和技术的关系。在创新问题上,制度重于技术,目前国内最缺的是如何把各种要素集成起来的制度创新。像资本市场和股权投资、风险投资,它就具有要素集成的功能,还有风险投资和资本市场,它有筛选发现、培育企业的功能。但是,我们目前的制度环境难以保证这些要素充分发挥作用。

其次是政府和企业的关系。美国硅谷不是计划的产物,其活力在于靠市场发挥作用。像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初期的确离不开政府扶持。但从长远看,政府角色应逐渐淡化。

第三就是文化。硅谷文化最重要的是鼓励冒险和失败,容忍跳槽,宽容背叛。你到硅谷去看,很多人是换工作而不换停车场,移民城市——深圳在文化这方面有点像硅谷。此外,高技术产业具有金融资本、人力资本、社会资本特别是文化的因素,坚守和坚持的价值观非常重要。

第四是环境和人才。有人说,乔布斯如果在中国,连工作都找不到,因为他和比尔·盖茨一样,本科文凭都没有。这表明环境太重要了,如果我们的社会能够靠垄断来挣大钱,靠廉价劳动力来赚大钱,靠炒钱能挣大钱,谁都不会创新。所以,去年底的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实业致富,这种引导非常重要。没有好的环境,人才还会得而复失。

最后就是资本。如果把科技成果比作鸡蛋,那么怎样把鸡蛋孵化成小鸡,科技成果转化为生产力,这个过程需要风险投资介入,单靠银行走不通。从资本的力量来讲,中国最像硅谷的地方是中关村。北京中关村上市公司总数目前达到了200家,其中境内上市122家,境外是78家。从整体上看,中关村板块的发展状况比其他板块要好。

硅谷企业为什么能够长大?众所周知,做得最好的就是苹果,最初在车库里创业,但如果没有纳斯达克的支持,没有美国创业板的支持,苹果不可能成为全球资本市场市值最大的公司,甚至有一段时间她的钱比美国财政部的钱还多。苹果之所以做得这么大,离不开资本市场,这是华尔街值得肯定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