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支点智库

警惕实体经济“贫血”和产业“空心化”

作者:辜胜阻(全国人大常委会会员、民建中央副主席、经济学家)点击次数:30   发布日期:2012-07-26

 

中国的制造业正面临“空心化”的潜在风险,主要有五大表现。一是大量民间资本游离实体经济,变成炒资产的“游资”和“热钱”;二是大量做实体经济的企业从实业平台取得的融资流向非实体经济领域;三是大量中小企业面临生存困境,相当一部分变成“僵尸”企业;四是随着企业精英大量移民或外迁,大量实体经济的发展要素流失;五是一些地方企业家坚守实业的精神衰退,浮躁或急躁于“赚快钱”。

另外,中国的产业发展还面临着三大“两极分化”。一是产业链的上游和下游“两极分化”,上游“银根、地根、能源流、物流(路桥)”高度垄断,下游过度竞争。二是实体经济与金融体系之间的“两极分化”,实体企业的利润“比刀片还薄”,而靠息差以钱生钱的银行利润赚得“不好意思说”。第三是供应链上的大企业强势和小微企业弱势形成的分化,大企业故意拖欠小企业的资金,小企业往往成为“三角债”中最容易受伤的主体。

一些发达国家经受过“产业空心化”的教训。日本经历了“失去的二十年”,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产业空心化、人口老龄化、房地产泡沫化。日本房地产在疯狂的时候,房地产的理论价值相当于GDP的2倍,有人说当时的东京可以买下美国。希腊现在是欧债危机的风暴眼,年轻人失业率近 50%,希腊人不敢生孩子,政府的债务与GDP 的比重超过150%,这是高福利导致的产业空心化。

拉美是过度城镇化,巴西的城镇化水平已经超过80%,但城镇化没有和工业化、农业现代化同步,结果造成“空城计”,就是大量的农村人口到城市,但这些人找不到工作、生活在贫民窟。美国实体经济同样萧条,占领华尔街运动实际上是老百姓对实体经济失衡的一种反抗。英国现在的服务业比重已经占到 GDP的70%,其中金融占到30%,虚拟经济过于膨胀。

实业是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的根基,防范产业“空心化”的潜在风险对于促进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具有重要意义。促进实体经济发展,要实现四项“回归”:首先是资本回归实业,拓宽民间投资渠道,具体而言:一是需要“放”,即放开垄断,深化改革。二是“扶”,即少取多予,降低中小企业的税费负担,把扶持“三农”的某些政策移植到实体经济上来,通过政策引导资金回归实业。三是“逼”,就是靠市场机制倒逼企业转型。

其次是金融回归服务实体经济本位,金融体制与实体经济发展之间的错位与失衡导致中小企业“资金短缺”与民间资本“过剩”并存,应改革金融体制,实现实体经济与金融体制的良性互动,让金融回归为实体经济服务的本位,切实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

第三是企业家精神回归实业精神,努力减少投机暴利,限制投机暴富,挤压“炒”经济的空间,营造让勤劳做实业能富,创新做实业大富的市场环境。

第四是移民,或者说是游走的商业精英回归本土,引导人才的回归。

实业转型现在面临多方面的机遇:第一是人口城镇化;第二是经济服务化,第三产业的发展;第三是发展的低碳化;第四是产业的高端化;第五是企业信息化;第六是经营国际化。这六大转型升级机遇中,城镇化是最大的机遇和商机,也是维持经济持续增长的最持久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