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对话

经济学家魏杰:抑制资产泡沫重点在楼市

作者:《支点》记者 袁阳平 实习生 蔺琪点击次数:142   发布日期:2018-01-31

核心提示:中国经济已经顺周期近40年,要警惕繁荣的风险。

 

魏杰

 

“在顺周期,人们对风险的警惕意识薄弱,认为未来很好,往往会盲目扩张、负债,结果留下了爆发金融危机的可能。”魏杰说,中国经济已经顺周期近40年,要警惕繁荣的风险。

近日,经济学家魏杰在武汉出席清华大学经管学院EMBA湖北校友会活动演讲时表示,对中国经济的长期增长持乐观态度,但要在五大方面防范金融风险。他同时指出,抑制资产泡沫核心在楼市而非股市,未来房地产政策将越来越严。

 

楼市泡沫暂时不能刺破

 

《支点》:十九大报告指出,要健全金融监管体系,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您如何看待?

魏杰:防范金融风险将成为未来一段时间内的重要问题。一旦爆发系统性金融危机,中国经济将会倒退5年至10年。

从国际经验来看,防范金融风险可从5个方面着手:一是抑制资产泡沫;二是稳住外汇;三是稳住债务;四是治理金融乱象;五是控制好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

《支点》:对于抑制资产泡沫,您曾提出核心是楼市而不是股市,为什么这么说呢?

魏杰:我认为未来资产泡沫不可能爆发在股市,股市基本是慢牛行情。我们看到,一是对内部交易、买壳卖壳等违法违规行为,证券部门已把监管作为第一要务,一旦发现任何一支股票有异常波动,监管部门通过大数据就能察觉。在这种情况下,股价上涨太快的可能性不大。二是目前证券监管部门关注场外配资,采取了一些措施防范风险。2015年的股市震荡就是银行场外配资引起,2016年与保险资金入市有关。

同时,随着IPO提速,新股上市加快,我相信股价被大幅拉升的可能性不大,股市的资产泡沫能得到抑制。

但是,去年在朋友的介绍下,我在日本看了当地的房地产行情,发现在北京卖一套房后可以在东京买3套房。可以说,日本仍然没有走出当年的房地产泡沫,而中国人有63%的财富放在房地产上,一旦出现问题,将会比日本更严重。所以我们提出,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

《支点》:您认为如何化解当前的房地产市场泡沫呢?

魏杰:主要从两个方面着手:一是中短期对策;二是长效机制的对策。在中短期对策方面,一要严格约束投资性需求和投机性需求,就是现在的限购和限贷。二要约束开发商行为。因为我们看到,如果房子继续这样盖下去,10年后房子就会不值钱。一旦房子没有居住功能,就没有投资和投机的需求。三要严格控制融资通道。你可以拿自己的钱盖房子,但是不能再拿银行或别人的钱盖房子。因为你拿别人的钱盖房子基本没有风险,只有收益,拿自己的钱盖房子就会有约束。我预测,到今年5月,大多数中小房地产商将会倒闭。四要合理控制新房价格。

在长效机制的对策方面,就是要实施租售同权,调整一线城市的布局。设立雄安新区,就是要调整北京的发展空间布局,抑制北京的房价上涨。现在,我们提出了宁沪杭大湾区、粤港澳大湾区,就是要调整上海、广州与深圳的城市布局,采取长效机制抑制房价。

有人问,十九大后房地产政策会不会松动?我认为,只会更严格不会松动,会持续限购限贷的政策。

 

外汇“有开有停”

 

《支点》:您曾提出亚洲金融危机的爆发是一些国家的外汇出了问题,而去年,我国外汇市场也出现了波动。

魏杰:人民币持续贬值和外汇持续减少必然引发金融风险。为此,2017年年初,我们提出要稳住外汇。如何稳呢?有人说两个只能稳住一个,都稳住是不行的。但是国务院明确提出两个“不能持续”,即人民币不能持续贬值,外汇市场不能持续减少。目前,我们推出了三大对策:

第一是继续坚持开放,不倒退到资本管制上来。没有放开的暂时不会开放。也就是说,凡是过去承诺的已放开的政策,比如一张身份证每年可换5万美金外汇会继续放开;又比如孩子国外留学,无论学费还是生活费,同样继续开放,承诺的政策不会往后退。但是,没有放开的领域暂时停止。

对于个人而言,我们在外汇上还有几项没有开放:一是海外不动产投资一直没有放开,我劝那些在海外购房的人要低调。二是海外证券投资,例如在美国证券市场上炒股票还没有开放。原来讨论要不要放开,现在暂时定下来是不放开。三是海外的投资类保险还没有放开。

第二个对策是对于海外并购,凡是技术类并购继续支持,对非技术类并购要严格审查,比如海外收购酒店、影院等投资项目。

第三个对策是海外投资,如针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投资。我们是“一带一路”倡议的主导方,有权选择货币的种类。所以,未来“一带一路”的投资主要是人民币投资,不再动用外汇储备,此举也对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大有好处。

上述3个对策的实施,基本上稳住了外汇,且人民币没有持续贬值。只要金融风险还是主要风险的话,外汇市场可能暂时不会松动。

 

要让别人搭中国的便车

 

《支点》:过去30多年来,我们搭上全球化的便车。当前,我们如何看待一些国家反全球化?

魏杰:中国搭上国际贸易的便车,成了全球化的受益方。20年来,我们的GDP总量从1997年的7万多亿元人民币增长到2017年的约80万亿元人民币,翻了逾10倍;我们的外汇储备量从1997年的1300亿美元增长到3万多亿美元;我们的高速公路从1997年的“没有几条”起步,到现在基础设施引领世界。

中国到了让别人搭便车的时候,所以我们提出要全方位开放。那么,中国有什么便车可以搭呢?至少有两趟:一是开放13亿人口的国内物资产品市场。明年,上海将举办进口贸易博览会,引进国外资源类、技术类、民生类等物资消费产品。随着我国大幅度降低关税,2017年已宣布降低178种进口产品关税,国外物资消费产品涌入国内会拉动国民消费。同时,在全方位放开中,我们的模仿创新能力也会得到快速提升。

我建议大家不要急着去国外购买奢侈品,未来在国内购买甚至比国外还要便宜。一旦我们开放国内的物资消费产品市场,对中国有利,也让外国搭了便车。除了物资产品市场的全方位开放,我们还可以开放金融服务业。外资对中国的银行、期货、保险、基金的控股比例可以达到20%至51%,甚至可以取消控股限制。

另一趟便车是巨大的资本。“一带一路”为中国创造了巨大的发展机会,是中国资本外流的通道。2017年我去了“一带一路”沿线多个国家考察,看到这些国家的积极性比我们还高。中国对外投资的这趟便车,实现了双赢。

 

发展实验室经济

 

《支点》:中国低成本时代已经结束,未来只有靠技术优势才能获得竞争力,如何在技术上取得颠覆性突破?

魏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获得了技术话语权和金融话语权,成为世界强国,中国今后也要做这两件事。技术话语权不能搭别人的便车,只能自己争取。决策层也明白,别人不会给你技术,所以今后的重点是要研发颠覆性、原创性技术。

想完成技术话语权的争夺,要从最基础做起,就是拥有世界最强大的现代化实验室,美国把这个叫做实验室经济。正因美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实验室经济国家,所以取得了技术话语权。

中国已经在这么做了。我们看到,最近国家组建了六大国家研发中心,北京还有三大科学城:怀柔科学城、中关村科学城、未来科学城。这些科学城拥有现代化的实验室,比如怀柔科学城拥有新材料、节能环保等一套完整的实验室体系,未来随着中国科学院大学的迁入,将为科学城培养、输送高级人才。

同时,日前国务院也宣布成立4个以民营企业为主的研发平台。人工智能实验室分给四大企业,百度是无人汽车驾驶,腾讯是医疗影像,阿里巴巴是智慧城市,科大讯飞是语音。

我个人预计,到2020年,国家基础设施投资将会到最高点,随后资金将转向技术创新领域。未来,中国将会掀起建世界一流实验室的高潮,吸引全球高级人才。没有世界一流的实验室,就无法满足他们的实验需求。这也意味着我们要告别传统的招商模式,重点发展实验室经济。

 

未来三大增长点

 

《支点》:您认为未来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在哪里?

魏杰:未来中国经济增长点在三方面:一是形成新的产业,调整经济结构;二是转型经济增长方式;三是全方位开放。

调整经济结构的核心是调整支柱产业,方向是“退二进三”:两个产业要转为一般性产业,即传统制造业与房地产业;三大产业要上升为未来的支柱产业,即战略性新兴产业、服务业和现代制造业。

我看好的战略性新兴产业,涉及新能源、新材料、生命生物工程、信息技术及新一代信息技术、节能环保、新能源汽车、人工智能、高端装备制造八大领域。这些产业有两个明显特点:市场巨大;短期内技术能够突破,并逐渐成为我国的支柱型产业。

我估算,战略性新兴产业每年带来的GDP总量应该超过36万亿元以上,未来增长空间巨大。

《支点》:消费升级带来了新的增长空间,您认为未来服务业的增长点在哪些领域?

魏杰:服务业是能最大限度吸纳就业人群、消耗资源最小的产业,其比例决定经济结构的水平。

服务业分为四类:第一类,消费服务业。主要包括4个部分,餐饮商贸、儿童服务、健康医疗、养老消费。

2017年,我去看望我年过九旬的老师,他患了失忆症,家人朋友一个也不认识了。照顾他的保姆月薪过万,对老人的照顾却极度缺乏专业性。联想到我自己的晚年,真是害怕。我曾考察过日本的养老服务业,从业人员有极好的心理学专业背景,知道如何为失忆症老人服务。未来,我国的这些服务业可以全方位开放。

第二类,商务服务业。商务服务就是为人们的商务活动提供服务帮助的行业,如投行、咨询、证券等,非银行金融服务放开,商务服务应运而生,未来有巨大发展前景。

第三类,生产服务业。指生产配套服务、延长设备使用寿命等。举个例子,北京有一家公司为钢厂服务,例如为包头一家钢厂调整工艺流程,实现节能环保。在其建议下,包头这家钢厂在冶炼的装备上喷上一层原料,可延长设备使用寿命。

此外,服装、建筑、工业产品等设计也是生产服务的内容。生产与设计分离,高度专业化,设计的只做设计,生产的专攻生产,这类专业化分工的生产服务有很大的市场需求。

第四类,文化服务业。今后一部好电影的票房超过10亿元将成为常态。(支点杂志2018年2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