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对话

国际知名制作人大卫·特劳伯:全身心融入科技变革大潮

作者:《支点》记者 袁阳平 点击次数:127   发布日期:2017-07-28

核心提示:我们要利用国际资本与影视产业融合的发展,创造出有价值的作品。 

 

 

7月8日,国际知名制作人大卫·特劳伯来到武汉,出席华创会——中美文化科技高峰论坛暨2017中美泛娱乐文化交流会。他接受《支点》记者专访时表示,我们要利用国际资本与影视产业融合的发展,创造出有价值的作品。

拥有30年电影、专题片数字媒体产品和游戏等制作经验的大卫·特劳伯,曾担任《乔布斯》、《伟大的特斯拉》等影片的执行制片人。同时,他还是投资人,拥有近40家初创企业的股权。

首次来到武汉,大卫·特劳伯被当地高校学生数量所震惊,现场他还分享了拍摄《乔布斯》的收获与体会,讲述了全球技术变革给电影业带来的机遇与挑战。

 

激活百万大学生的创意 

 

《支点》:这次来武汉参加交流会,您对武汉有哪些直观的感受?

大卫·特劳伯:早在33年前,我就来过中国。经过改革开放30多年的发展,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期间,我去过中国许多城市,如北京、上海、深圳等一线城市,也去过西部城市,比如成都等。这是我第一次来武汉,我对武汉的印象非常好,武汉人非常热情。

武汉是一座年轻人的城市,也是一座充满活力的城市,但这里的天气也非常热。我参加交流会时了解到,武汉是中国在校学生最多的城市,我非常吃惊,不敢相信。这不仅仅是一串数字,而是意味着每一位学生都可能拥有丰富的创造力和想象力。这是非常好的资源,也是未来城市发展的潜力所在,将成为武汉新的增长点。

《支点》:对武汉泛娱乐产业的发展,您有哪些方面好的建议?

大卫·特劳伯:正如我刚才所说,武汉有非常好的高校学生资源。但是,我们要看到,如何将这些学生的创意和想法变成生产力,就需要专业的影视合作机构。我们很高兴来到武汉,愿意与武汉展开合作,将国际最新的影视制作动态、资源带到武汉,实现共赢。

同时,我们也要看到,在中国参加各类活动论坛,虽然来参会的人员热情高涨,但是真正有用的信息并不多。我的建议是展开一对一的洽谈,在一块白板上大家进行头脑风暴,各自提供能给项目带来哪些方面的资源,然后进行资源整合,通过具体的项目合作,深入了解。这也是我对武汉发展泛娱乐产业的建议。

这次来到中国,我带来了10多个项目,期望与中国投资者展开合作。

《支点》:在您这次带来的合作项目中,哪些是适合中国投资者的?

大卫·特劳伯:在这10多个项目中,有2部影视作品非常适合中国市场。一部是《RISE》,讲述海平面上升给旧金山带来毁灭性灾难的故事。中国上海、深圳等发达地区都是沿海城市,我们想通过这部影视作品,告诫人类敬畏大自然,要与大自然共生。目前,这部影视片已筹集到部分制作经费,后期我们还需要筹集拍摄等其他费用。

另一部影视作品为《Lawnmower Man》(中文译为《割草者》),这是1992年上映的由英、美、日三国的电影公司联合摄制的一部恐怖、科幻电影。我们已买下该影视作品的版权,通过VR等高科技技术的运用,重新改编拍摄这部反映人类未来生活场景的电影。我相信,中国观众或投资人一定会非常欢喜,因为我们将会运用目前热门的VR技术,以及中国观众喜欢的特效镜头等。

 

好电影要传播正能量 

 

《支点》:为何想到拍一部关于苹果公司创始人乔布斯的电影呢?

大卫·特劳伯:这是一次偶然的机会。一位来自德克萨斯州的企业家,想投资拍摄一部传世、经典的电影,他正苦于没有素材时,乔布斯正式宣布退休。于是,这位企业家朋友找到了我,让我拍摄电影《乔布斯》。

《支点》:拍摄《乔布斯》这部电影的过程中,您对乔布斯个人有了哪些方面的全新认识?

大卫·特劳伯:之所以拍摄《乔布斯》这部电影,是因为我们想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些为社会带来变革的人,他们拥有强大的内心以及内在动力来自何处。

拍摄这部电影,也让我从乔布斯身上学到了很多宝贵的经验:一是勇敢地面对和承担风险。作为40多家企业的投资人,我深知自己背负着巨大的风险,但是我们要学会如何掌控风险;二是乔布斯告诉我们,要坚定地相信自己,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三是要学会与孩子分享自己的想法。

《支点》:您如何看待题材与票房的关系?

大卫·特劳伯:作为一名有着心理学、教育学背景的电影制作人、投资者,我拍摄一部电影并不全是为了获得好的票房。我的初衷是通过拍摄这些电影,给社会带来正能量,启发人们,教育观众,让受众在认知上达到一定的境界。

我相信看过我拍摄的电影的观众,会有两点体会:一是如何获得幸福。只有通过对社会带来有利的贡献,才能获得幸福,而不是通过旁门左道猎取不义之财;二是让年轻人看了电影之后去思考,如何获得成功,如何在成功与幸福之间找到平衡。我希望观众看完电影之后,能够达到心理上的平静与满足。这才是幸福的真谛。

 

只关注技术不关注故事是本末倒置 

 

《支点》:您如何看待VR等新技术在电影中的运用?

大卫·特劳伯:如今,有些人仍然跟不上技术发展的步伐,所以内心充满焦虑和恐慌,我们要全身心融入到科技变革的大潮中去,去学习、去掌握新技术,帮助我们提升工作效率。

同时,我认为,好的科技是看不见的科技。现在很多科技运用到电影上,让人看得眼花缭乱。有的电影用了一点新科技就成了噱头,有的电影甚至只关注技术而不关注故事本身。这是本末倒置,严重阻碍了电影行业的发展。我们运用新技术,是为了更好地呈现效果,而不是一种炫耀。

《支点》:全球电影业已呈现出一体化深度融合发展趋势,中国资本也已投资美国电影业市场。您如何看待这场技术变革给全球影业带来的变化?

大卫·特劳伯:我已投身于这场技术变革还有娱乐经济的大潮中。我们知道,沉浸式虚拟现实技术,还有人工智能技术,已促进了国际资本和娱乐技术的融合发展。(支点杂志2017年8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