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特写

“下一个雷军”刘作虎

作者:《支点》记者 蒋李点击次数:2263   发布日期:2019-09-03

1975年出生的汉川人刘作虎与1969年出生的仙桃人雷军有两个共同点:一是都有浓厚的湖北口音;二是都做手机,前者创办了一加,后者创办了小米。

雷军湖北口音更浓,但既敢说又会说,如“风口上的猪”“Are you ok”。与之相比,刘作虎对产品如数家珍,但在逻辑推演和故事讲述上似乎“缺点料”。

2013年脱胎于OPPO的一加,直至2017年营收才达90亿元,离千亿级的小米还有相当差距。但在高端人群中,一加业绩不俗。知名数据机构Counter point发布数据显示,2019年1季度全球高端智能手机(售价400美元以上)市场份额前三强为苹果、三星、华为,一加、谷歌并列第四。

刘作虎能否成为湖北的下一个雷军?支点财经记者就创业历程、创业理念对话刘作虎。

 

一加创始人刘作虎

 

步步高创始人段永平的“湖北弟子”

 

OPPO创始人陈明永、vivo创始人沈炜、拼多多黄峥及本文主角刘作虎,是步步高创始人段永平的“四大弟子”,刘作虎是其中唯一的湖北人。

1998年,刘作虎从浙江大学应用电子技术专业毕业,扛着行李来到东莞市长安镇,在步步高公司入职。

次年,段永平将步步高拆分,经营视听业务的公司就是后来的OPPO。刘作虎的工作,就是负责该公司的研发业务。

这一过程中,段永平一些特质也潜移默化地植入到刘作虎身上。譬如,每次听到有人谈“互联网思维”这类语录,刘作虎都忍不住怼回去。

“当年步步高做得风生水起,段永平是多么厉害的一个人物,我从未听他说过什么惊人语录,说来说去就是‘做正确的事情,把事情做正确’。听起来很普通,但商业不就是这样吗?”刘作虎说。

2013年,已是OPPO副总裁的刘作虎迎来职业生涯的重大变化。彼时,小米势头正足,当年卖出了1870万台手机,而OPPO手机销量为1300万台。

在小米咄咄相逼之下,多家传统厂商推出了互联网子品牌:2012年10月,中兴推出努比亚;2013年11月,金立推出IUNI。

当时,陈明永问刘作虎有没有兴趣也去做个互联网新品牌。刘作虎应了下来,唯一条件是要与OPPO独立运作,成立新公司。

这不是“要权”,其实是为了企业安全——刘作虎觉得“员工如果感觉有棵大树靠着,就会没有斗志”,而且“在内部搞创新,难度太大”。

2013年11月18日,刘作虎正式离开OPPO,筹备创业。

2013年12月16日华为推出荣耀,次日也就是12月17日,刘作虎成立一加,部分OPPO老骨干也顺势加入。

不同于荣耀与华为的附属关系,一加、OPPO同属一个控股股东。OPPO并未对一加持股,也不参与一加实际运营。

刘作虎跟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很熟,与锤子相比,一加有两个优势。

一是,一加在保持独立性同时,能共享OPPO的自建工厂及供应商资源,不担心受困于供应链泥沼;二是融资压力小,可以低调潜行、心无旁骛。

后来几年手机供应链紧缺,相关资源大幅向大厂商聚拢时,二三线品牌根本拿不到货。如果没有OPPO的支持,一加的故事根本讲不下去。

值得注意的是,刘作虎创立一加前还专程拜访了段永平,后者送给他一段话:“无论什么时候,商业本质都没有发生变化,步步高、vivo、OPPO能成功,靠的就是两个字‘本分’。”

至今为止,这种价值观都根深蒂固地盘踞在刘作虎身体里,他觉得这是自己最大的财富。做每个重要决策时,他都会问问自己,比如是否尽到本分,是否做到了“有所为,有所不为”,比如是否隔绝外界压力“坚持做正确的事”。

 

用“养成游戏”的逻辑去触动用户

 

刚创立一加,刘作虎便将“社区文化”定为公司的核心文化。

简单说,就是通过社区交流及相关反馈来打造产品,让用户有“你会听从、参考、反馈我的意见,并成长为我希望的样子”的感受。

这一定程度上符合“养成游戏”的逻辑——每个人都喜欢自己亲手培养一些东西,看着它慢慢地成长,变成一个“自己想用的完美产品”。

这种模式,刘作虎在2006年负责OPPO蓝光播放器欧美推广时就“玩过”。

OPPO蓝光播放器售价高昂,每月不过数百台销量。但用户使用后会到相关论坛发表意见,曾有位用户一口气写了70多条意见。

“这么好的用户,怎么能不和他互动?怎么能不服务好?”刘作虎十分感动,并要求团队与这些客户密切交流,若提的意见在理,就去改进。

那时,刘作虎还开创了DVD系统升级的先河,哪些地方要升级也由用户决定,每周升级一个Beta版ROM(刷机包),通过互联网快速迭代。

久而久之,在欧美市场,OPPO蓝光播放器不仅比索尼、飞利浦等国际品牌价格高得多,且常年位居高端市场第一的位置。

尝到甜头的刘作虎,创立一加时就建立了“一加社区”。

“倾听用户声音不是说说而已。拿我自己来说,我已经很忙了,但我只要有时间就会上社区和用户交流,我发自内心享受这个过程。”刘作虎说。

刘作虎分享了一件在他看来非常有趣的事:一个谷歌工程师曾在社区里指出一加某款产品USB线电阻数字存在问题。开始时,内部开发人员表示“没问题”,过了一周后才发现是真的存在瑕疵。

“通过社区,一加产品任何一个小点都可能被全球领域的专家看到,最终产品是经过所有客户挑剔眼光去把关的。”刘作虎说。

刘作虎向支点财经记者表示,目前一加社区已积累了来自全球196个国家和地区、超过1500万的用户。

对手机设计,刘作虎除了拼配置外,还像个偏执狂一样去拼外观、拼手感、拼应用。比如,为了让一款产品悬浮屏调低0.1mm,产品发布推迟了一个月。刘作虎认为,或许用户看不出那一点点数值,但拿在手里是“真爽”。

再比如大部分手机锁屏时,接电话是左右滑动,但一加改成上下滑。“当有不想接的电话,手指往上一挑,感觉像是‘去你的’,很爽。”刘作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