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特写

曹德旺的重要时刻

作者:《支点》记者 袁阳平点击次数:960   发布日期:2019-03-05

一生“奇耻大辱”

 

福耀玻璃是福建省第一家上市公司,曹德旺家族处于控股地位。但是,曹德旺还有更大的抱负,他希望发行B股,拓展融资渠道。

1994年,曹德旺接到福建省政府办公厅的电话,希望他向来访的法国圣戈班国际开发部副总裁皮尔·戴高介绍全省汽车玻璃生产的情况。当年,圣戈班是全球汽车玻璃业的巨头,位列世界500强第205位。

圣戈班正谋划大举进军中国市场,希望以合资方式实现中国之旅的“软着陆”。

首次接洽,皮尔·戴高不曾想过居然会在福建遇到这样一个懂行的人。他们回到法国后,建议集团与福耀玻璃进行谈判。

1996年初,福耀玻璃收到法国圣戈班交易款,合资公司取名万达汽车玻璃。双方合作由此开始。

左敏全程参与了这一场合资大戏。他说,当时合资公司的董事会成员中,中方代表仅曹德旺和他,其他七名董事均是法方代表。

在曹德旺看来,福耀玻璃必须学会与狼共舞,与圣戈班展开合作,可以借助其良好的全球销售网络和行销经验,扩张海外市场。

很快,曹德旺就发现这不过是一厢情愿。

与圣戈班3年的合作期间,他作为董事长兼总经理,向圣戈班报告的文件摞起来有50厘米高,但没有一份文件获得批准。

曹德旺十分愤怒。他辞去合资公司的一切职务,决定自己独资投资2亿元,建100万套夹层玻璃厂,公司取名绿榕玻璃。

1999年,圣戈班与福耀玻璃劳燕分飞。

左敏告诉支点财经记者,这场3年的“同床异梦”,到了梦醒时分才明白:在全球有300余家合资公司的圣戈班,只是将福耀玻璃看作是其国际化进程中的一枚棋子;而福耀玻璃是想借助圣戈班,成长为一家全球化的大公司——这一点,恰恰为圣戈班所不容。

“这就是双方本质上的冲突,是在国际化路径上的冲突。”左敏说,不过,三年的合作,公司在管理、技术层面向圣戈班学到了不少,甚至可以说,公司真正意义上的技术突破,是从这个合作开始的。

虽然此次合作失败了,但福耀玻璃展开了全球化运作,而且卓有成效。

“我一生都非常成功。在个人声誉方面,唯一不成功的案例就是与你们的合资。”有一次见到圣戈班集团总裁,曹德旺这样说,在他心里,这此失败的合作是奇耻大辱。

2008年,曹德旺将个人持有的万达汽车玻璃股份捐给国家成立慈善基金会。

 

左敏在福耀玻璃的三进三出

 

福耀玻璃上市之后,左敏看到了自身发展的天花板,回校继续读书的念头越来越强烈,时不时冒出来。

1996年秋,左敏走进曹德旺的办公室,汇报自己要回厦门大学脱产攻读MBA。起初曹德旺没有同意。左敏决然地对曹德旺说:“您不同意,我只能辞职。”

看到左敏如此坚定,曹德旺同意了他的请示。左敏重回厦门大学,不断完善自己的知识结构,还出任了校研究生会会长。

两年的学习生涯结束,左敏出任福耀玻璃副总裁(排序第一),着手建立规范化的公司治理制度。

2006年,左敏离开公司,回到湖北武汉,创办湖北捷瑞集团。

起因是这样的。左敏的弟媳打电话向左敏诉苦,说他的弟弟经常在外与客户打麻将、喝酒,夜不归宿。左敏随后打电话给弟弟,得知年底为了要账,不得已,才跟客户“搞关系”。左敏批评了弟弟,告诉他,“如果靠打牌才能要回客户的钱,这样的客户可以不交。”

左敏和兄妹们商量,决定创立自己的品牌捷瑞——中国第一家专注于汽车玻璃连锁服务品牌。左敏出任捷瑞集团董事长。

事实上,创业后的左敏并没有与福耀玻璃完全脱离关系。捷瑞集团成为福耀玻璃的经销商。在捷瑞集团位于武汉黄陂区的总部,支点财经记者走进玻璃厂房,看到各种型号的汽车玻璃整齐划一分上下两层堆放着。工作人员介绍,目前库房里不仅有福耀玻璃,还有其他厂商生产的玻璃,产品多达200余种。

2007年,曹德旺一个电话又将左敏招了回去。这一年,他与曹德旺一起出席CCTV中国最受尊敬企业奖。

只是这次回归,左敏并没有呆太久。2009年10月,因捷瑞发展问题,左敏又回到武汉,他重新梳理了捷瑞的发展规划、经营理念等等。他将捷瑞的核心价值观确定为“呵护”(呵护玻璃,呵护安全,呵护你我的世界),将经营理念调整为“由竞争到合作,由自己开店赚钱到帮助他人赚钱,由赚保险公司的钱到替保险公司省钱、省事、省心,由为捷瑞人创造有尊严的生活到为全行业链所有人创造有尊严的生活。

左敏最近一次回归福耀玻璃是在2014年,这一次的回归受到外界极大关注。此时,福耀玻璃面临接班的难题。

左敏此次回归之初,被任命为财务总监。次年,曹德旺之子曹晖辞去总经理一职,左敏被任命为总经理,直到2017年他离职。

三进三出,有媒体报道左敏深得曹德旺的赏识,曹德旺与左敏情同父子。

 

谁来接班

 

左敏的离职,给福耀玻璃的接班人问题又留下悬念。

早在2010年,曹德旺曾宣布退休,但一直是退而不休。2006年至2015年,曹德旺的长子曹晖担任总经理,负责日常具体业务,但他似乎无心接班。2015年7月,曹晖突然宣布离职,创立福建三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2017年,左敏离任后,曹德旺的女婿叶舒接替左敏,担任总经理一职。不少人据此判断,叶舒可能是接班人。

坊间对福耀玻璃的接班安排猜测纷纷,甚至猜想这一庞大的家族企业是否会聘用职业经理人。

实际上,早在1993年福耀玻璃上市时,就已完成去家族化管理。2003年至2005年,福耀玻璃分别聘请日本人丰桥重男和原通用中国公司先进技术管理部总监刘小稚出任总经理。但是,不到一年时间,两人因各种原因选择了离开。

有接近福耀玻璃高层的人士告诉支点财经记者,作为一家公众公司,任何人都有接班的可能性。同时,该人士举例称,中国民营企业的传承,联想、美的、步步高等都有成功的案例,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的退休也值得借鉴。民企接班并非都是“子承父业”。

在左敏看来,只要打造好企业的经营生态、文化,无论谁接班都不难。“如果企业的根烂了,你交给谁接班,都无力回天。”

左敏向支点财经记者透露,他2014年回归福耀玻璃时,接班的制度安排是公司重点的探索方向。“我提出,使命创造未来。公司在企业的透明度、流程管控等方面的探索,就是要重新定义企业的文化、生态,实现可持续发展。”

“曹总曾说,小时候,父亲告诉他,做事要用心,有多少心就能办多少事。我相信在接班人问题上,曹总能处理得很好,也相信福耀玻璃会有更大的成就。”左敏说。(支点杂志2019年3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