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特写

三特索道怎么了

作者:《支点》记者 林楠 实习生 陈宇晴点击次数:528   发布日期:2018-04-18

自 2012 年起,三特索道实现盈利的年度,均有“卖子”行为。

果然,这一次的扭亏为盈又是“卖子”。

近日,武汉三特索道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特索道)发布了 2017 年年报。年报显示,三特索道 2017 年实现营业收入 5.39 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以下简称净利润)为550.14 万元。

本应该为它扭亏为盈而高兴 , 只是,细看财报不难发现,扭亏为盈的最大“功臣”依旧是“卖子”:子公司安吉三特田野牧歌旅游开发有限公司 100%股权卖了 6375 万元,获利 1672.16 万元;子公司武汉三特旅游投资有限公司拥有的、位于武汉市华乐商务中心的房产卖了 1670.6 万元,获利 1099.2万元;子公司武夷山三特索道有限公司引入战略投资者后,通过持有剩余 25% 股份,实现投资收益445.73 万元。

扣除包括“卖子”等在内的与主营业务无关的非经常性损益后,2017 年三特索道净利润为 -3013.48 万元。

《支点》记者梳理三特索道近年来的年报发现,自 2012 年起,三特索道实现盈利的年度,均有“卖子”行为。不仅如此,三特索道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以下简称扣非净利润),已经连续 6 年亏损。三特索道怎么了?

 

“卖子”扭亏

 

于2007年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的三特索道,主要在全国范围内从事旅游资源的综合开发,主要产品包括索道、景区和酒店餐饮。

从 2012 年起,三特索道日子开始有点不好过了。那年,虽然实现营业收入 3.7 亿元,净利润为 5521.15 万元,但扣非净利润首次为负值,为 -1164.88 万元。期间,三特索道出售子公司塔岭旅业公司 55% 股权,从中获利 6649.7 万元。

自此,三特索道走上了“卖子”扭亏为盈的道路。此外,从 2013 年起,它的年报也开始有了“套路”,即一盈一亏。而盈利的那一年,毫无疑问会有“卖子”行为。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样的数据显然不太“光彩”。他们认为,为了避免连续两年亏损而被 ST,三特索道的“卖子”行为实属无奈之举。

本来就不“漂亮”的盈利数据,和几家同样以索道运营等为主营业务的上市公司比,三特索道就更有压力了。

黄山旅游、峨眉山 A、丽江旅游和九华旅游均是 A 股上市公司。目前,峨眉山 A 发布了 2017 年年报,丽江旅游发布了 2017 年度业绩快报。两者营业收入分别为 10.79 亿元、6.88 亿元,净利润分别为 1.97 亿元、2.04 亿元,两项数据均高于三特索道。此外,峨眉山 A 扣非净利润也远远超过了三特索道,为 1.99 亿元。

与此同时,从近几年的数据来看,不管是净利润还是扣非净利润,这 4 家上市公司均为正值,且远远高于三特索道。在营业收入上,和三特索道相比,只有九华旅游从略高变成了略低。

综合来看,5 家 A 股索道上市公司中,三特索道的营收和盈利能力相对薄弱。

 

也曾风光

 

曾经的三特索道颇为风光。

最初的三特索道与索道不沾边,1989 年成立时叫武汉市三特电气研究所,主要从事微电子、

工业自动化、设备维修等业务。其业务比较琐碎,经营项目五花八门,后来还进入了房地产、纺织、信息资讯等十余领域。

多元化策略使得三特索道虽有所收入,但算不上丰厚,转机源自其一位创始人的旅游经历。1992年,这位创始人到新加坡乘坐了索道,便对这上山过河的观光新工具产生了浓厚兴趣。

在国内,当时的索道主要用于矿山拉料,并未广泛用于旅游观光市场,国内景区仅有几条索道。于是,这位创始人回国后,便着手要在国内景区运营索道。1993 年,公司更名为三特企业集团,同时开展景区索道运营业务。

当年,三特索道投资五六百万元的首条索道在武汉东湖磨山开建。年底,磨山索道投入运营。开业后游客蜂拥而至,第二年就就给三特索道带来了高额回报。首战告捷给了三特索道很大的信心,公司也因此决定,将从多元化转向以发展旅游客运观光索道为主导产业的专业化发展路径。

关停并转一些产业的同时,三特索道将眼光投向了华山。事实上,华山索道早已立项,却因过于险峻无人接单。三特索道拿下项目之后,于 1995年投资 8900 万元,建成全长 1524.95 米、落差 755米、被业界称为“亚洲第一索”的华山索道,从而改写了“自古华山一条路”的历史。三特索道因此一战成名,成为行业翘楚。

华山索道也给三特索道带来了巨大回报,两年后便开始盈利。此后,三特索道建成的海南猴岛跨海索道、珠海石景山索道等项目相继投入运营。期间,三特索道还通过收购庐山三叠泉缆车、广州白云山滑道等,壮大了其索道运营版图。

到 2007 年上市时,三特索道实现营业收入1.7 亿元,净利润为 2143.82 万元,扣非净利润为1582.51 万元。其中,索道及缆车收入为 1.41 亿元,占营业收入比重达 82.94%。

上市之后的三特索道初期表现仍然不错。营业收入年年增长,净利润和扣非净利润也保持正值,到 2011 年时,这三项数据分别为 3.75 亿元、4015.3 万元和 4069 万元。

 

转型生变

 

那么,为何故事发生了变化?这与三特索道的再次转型有关。

三特索道最初运营的磨山索道、华山索道等索道,均是与景区签约达成合作,通过支付资源补偿费或租金获得索道运营权。三特索道上市后的历年财报显示,索道属于超高毛利业务,平均毛利率超过了 60%。

索道在国内市场慢慢发展起来后,景区意识到索道是“摇钱树”,心态也就发生了变化。已经合作的景区不满此前分配,希望从中分得更多利益。

没有合作的景区开始捣腾索道运营,将“摇钱树”揣进自己口袋。

磨山索道便是一个例子。原本,三特索道与磨山风景区签订了 15 年的运营合同,没想到仅到2001 年,两者便因为租金的问题开始“闹”。2006 年,三特索道索性将运营磨山索道的全资子公司卖掉,不再运营对其有特殊意义的磨山索道。

舍弃磨山索道每年几百万元的营业收入,三特索道尚能接受。那么,如果是对公司营收贡献更大的华山索道呢?根据三特索道历年年报统计,《支点》记者发现,自三特索道上市之后,华山索道公司总营业收入约 13 亿元。

事实上,华山索道这些年来的利益一直在重新分配。三特索道 2017 年年报显示,2001 年及以前年度按照其控股子公司华山索道公司年净利润的10% 支付资源补偿费,2002 年 -2022 年按年净利润的 45% 支付,2023 年 -2032 年(合作期满)按年净利润的 50% 支付。

不仅如此,2009 年,华山景区还开工建设了华山西峰索道,与华山索道“面对面”竞争。这致使华山索道公司营业收入一度下跌,年营业收入从最高峰的 1.8 亿元降到如今的 1 亿元左右。

索道与景区不是一体化运营的背景,使得三特索道的利益不断被蚕食,该公司也越来越难以拿到优质的索道开发权,极大地限制了三特索道的发展。

不甘于被钳制,三特索道再次转型,决定从索道切入转向景区综合开发。后来,随着休闲度假旅游的兴起,三特索道又将战略升级为索道 + 景区 + 休闲度假。在此期间,三特索道先后开拓了海南猴岛、贵州梵净山、咸丰坪坝营等项目。在这些景区里,三特索道都修建了自己的索道。

然而,相比运营索道,开发景区难度要大得多。不仅建设周期长、投资额度大,同时更加考验运营能力,这些都使得景区开发成为较为冒险的投资。稍有不慎,真金白银的投入就有可能变成不良资产。

三特索道或许是低估了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