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特写

译者传神

作者:《支点》记者 袁阳平点击次数:251   发布日期:2018-03-15

随着人工智能时代的来临,翻译行业将重获新生,人机共译的作品才能更传神。

传神语联网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如果你拿了银牌,人们迟早都会忘了你,但如果你拿了金牌,你就是榜样,而人们是永远不会忘记榜样的。”这是电影《摔跤吧!爸爸 》的经典台词。

“生活有的时候就是这样不如人意,我们希望有只独角兽,却得到了山羊。”这是《神偷奶爸 3》里的一句话。

“目的不在永远活着,杰克,要诀是永远活出自己。”这句感言出自《加勒比海盗 5》。

……

风马牛不相及的几句话,在武汉光谷有了交集——近两年,几乎所有院线上映的进口译制片,都由光谷一家公司参与译制。这家公司名为传神语联网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传神语联),目前,该公司行业排名亚洲第 3、全球第 19 位。近日,传神语联董事长何恩培接受了《支点》记者专访,他表示,随着人工智能时代的来临,翻译行业将重获新生,人机共译的作品才能更传神。

 

借钱起步

 

又是“华科男”的创业故事,只不过,这个理工男却转行做了翻译。

1995 年研究生毕业前,学固体电子学的何恩培和几个伙伴一起,承包了武汉一家公司的系统工程部,独立研发销售电脑印章系统、电脑免疫系统。

他找家里借了 1000 元作为启动资金,一年后,公司赚了 23 万元,成为何恩培的“第一桶金”。有了这次尝试,何恩培坚定不移地走上创业之路。1997 年 10 月 18 日,这个日子何恩培永生难忘。那一天,他与 4 个朋友每人出资 3 万元,在不足 9 平方米的中关村地下室里创办了北京铭泰科技公司,做翻译软件。

万事开头难。何恩培告诉《支点》记者:“当时开一家公司,注册、核名等等要跑很多趟,更重要的是经营范围受到各种限制,非常不容易。当时为了推广产品,我自己设计产品包装盒,为了给包装盒开模,我在多家模具厂之间不停地奔波。”何恩培用手势比划着模具的样子,感叹道,“那时的创业就是拓荒”。

凡事亲力亲为的干劲,让公司以惊人的速度成长。一年内,公司“收编”了当时在汉化翻译软件市场中独占鳌头的一家公司,从而奠定了公司绝对领先的地位,公司研发的智能汉化软件东方快车系列风靡全国就是佐证。当时由范冰冰主演、国内首部描写中关村创业的电视剧《中关村风云》,就是以何恩培及其创业团队的故事为蓝本。

2000 年前后,翻译软件市场用今天的话说就是“风口”。彼时,小米创始人雷军同样在北京中关村创业,他领导的金山软件获得了联想的注资。

何恩培也获得了香港实达集团 1200 万元的投资。2005 年,由于经营理念差异,何恩培与原股东达成共识,另起炉灶,创立了传神联合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传神语联前身)。“很多人告诉我,翻译没什么做头,有很多赚快钱的行业,但我还是坚定地踏上语言服务的征途。我一直觉得,这是我的使命。”何恩培说。

 

关于语联网

 

如何解决横亘在人类不同语言沟通间的鸿沟?

对于一直追求语言翻译之美的何恩培来说,成立传神语联的初衷就是,让人类用母语沟通世界。

过去 20 年来,社会的原创信息量增长了成千上万倍,但单人翻译的产出能力只增长了一倍,传统翻译的产能瓶颈和质量控制瓶颈难以突破。机器翻译快,但不准确;人工翻译准确,但又慢又贵,这就成了翻译行业最急需解决的矛盾。如何让翻译行业在规模化、标准化和产业化方面产生质变?何恩培一直在思索。

答案是——人类已经进入与 AI 共舞的时代,人机共译才是唯一途径。在何恩培看来,传统翻译行业面对信息爆炸持一种傲慢的态度——不予理睬,“但是 AI 说,‘我来’。所以,中国现在已经涌现出二三十个机器翻译引擎”。人工智能让人类明白,单纯拼体力的时代已经结束,拼智力的时代也必将结束,而人类作为万物之灵要体现出自身的特长与智慧。

随着 AlphaGo(阿尔法围棋)第一次击败人类职业围棋选手,人工智能开始被人类广泛认识与讨论。其实在这股浪潮到来之前,传神语联已经研发出人工智能技术,并进行了有效运用。

“传神语联不是一家传统翻译公司,也不是一家机器翻译引擎研发公司,而是基于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建立的一个语言服务的第四方平台——语联网平台,聚集遍布全球的译员资源和全球机器翻译产能,供用户接入。”何恩培如是说。

“今后,我们会习惯像用水、用电一样,用语联网输出的翻译标准化服务。”何恩培激动地说,“未来人们不用选择谁为我翻译,只需要选择听自己的母语。”

 

人机共译方传神

 

在何恩培看来,人工智能是翻译行业的机遇,但不少人的判断相反,比如创新工场创始人李开复。

2017 年 1 月,李开复登上《奇葩大会》开讲人工智能。他说,未来十年,大概人类 50% 的工作都会被人工智能取代。在他列举的 6 种工作中,翻译行业被放在首位。

人工智能真的会让翻译行业消亡吗?何恩培接受《支点》采访时给出了否定答案。“我的观点是,人工智能不可能完全替代人。”何恩培说,每一种语言的背后都有复杂深邃的文化和社会属性,同时语言也具有不可论证性和不断变化的属性。机器即使是有了深度学习能力,也不能完全理解语言背后的文化,也就无法做到翻译传神。

“比如说,班门弄斧,这个中国典故如何翻译才让老外理解得更为透彻呢?”何恩培说,“美式 翻 译 为‘teach one's grandmother (how) to suck eggs’,英式翻译为‘carry coals to New Castle’,欧美各国的翻译都不同。人们只需选择自己的母语就能听到‘乡音’,这就是语言翻译的传神之处。”

关于人工智能,何恩培认为至少在翻译领域,人工智能与人类不是 PK 关系,而是伙伴和朋友关系。他说,人工智能能够替代的只是初级翻译。初级翻译做的,也就是占比 70% 的那些简单的信息、信号层面的东西。在占比 30% 的感知、感受、交流以及专业知识等方面,人工智能难以替代人类。

“我们的目标市场不是传统的翻译市场,而是基于翻译服务转化到跨语种信息和沟通的方方面面。”何恩培说:“事实上,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和全球化趋势,催生的大量新需求未被满足,市场仍处于饥渴状态。”

 

原创越来越重要

 

2017 年 12 月 11 日至 12 日,李克强总理在湖北考察并主持召开全国自贸试验区工作座谈会,期间他走访了传神语联。

“总理对我们的语联网模式给予了高度评价,并称赞‘传神’这个名字取得很传神,叮嘱我们把不同国家的文化神韵传译出来。总理离开时对我们说,‘传神,把你们的神气传向全人类’。”回想当时的情景,何恩培自豪不已。

何恩培向《支点》记者介绍:“总理不仅重视语言服务产业对‘走出去’和跨文化交流的重要性,对于原创自主知识产权也非常重视,反复问源代码是不是公司自主研发的。”“我也是一个开源的拥护者,”他说,“但我们不能因为习惯开源而忘记原创。原创就是底层思维,犹如建房子,房子创意设计就是原创之魂,地基及房子架构建好就是一个平台,再隔出一间间房子就可以类比为建立应用。”

在何恩培看来,强国必将是创新引领的大国,原创是创新的重要组成部分,美国一路引领世界的发展路径已经证明了这一点。所以,他呼吁各界人士给原创多留一点空间。那么,中国能否产生自己的原创开放平台呢?何恩培认为,人工智能时代的原创比过去 PC 时代更加重要,“如果没有原创,我们的思维将会永远走在追随别人的不归路上”。

为此,何恩培希望将武汉打造为全球多语信息处理中心,这将加速武汉与国际的交流合作。未来,全球信息将优先转化为中文,这不仅能推动中文成为全球中间语言,也有利于中国文化传播,助推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