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特写

弘道资本创始人李晓光:有棉袄就能挺过寒冬

作者:《支点》记者 袁阳平点击次数:324   发布日期:2017-11-02

核心提示:环境在改变,靠谱的团队都在踏踏实实练好内功。寒冬来了,你有棉袄,自然就能活下来。 

 

 

北京东四环北路7号,这个远离投资圈喧嚣的地方,对着一片麦田,弘道资本就在这里办公。

李晓光就是弘道资本4位创始人之一。这4个老伙伴,岁数相加超过200岁。经历人生的风雨后,他们选择再度创业,投身互联网投资浪潮中。

“我们深度挖掘以技术为核心从而改变人类生活的项目,寻找以领袖为灵魂从而凝聚优秀人才的团队。”前不久,李晓光首次来到武汉,出席“大咖导师面对面·探索风险投资的密钥”活动。他向《支点》记者分享了他的“投资术”。

 

“还不错的小伙子” 

 

2014年10月,ofo共享单车创业初期,其运营模式还是深度骑行。一次,ofo创始人戴威与北京大学一位师弟吃烧烤,得知师弟在唯猎资本实习。师弟说:“基金刚成立,我可以拉你去聊聊。”

没过几天,戴威见到了创业以来第一个天使投资人、唯猎资本创始人肖常兴。戴威曾告诉《支点》记者,与肖常兴接触不到半小时,聊项目不到5分钟,甚至没有说到项目具体细节,就敲定了100万元的投资。

当时,肖常兴要参加一个重要会议,对戴威说:“下次再聊。”

回到家后,戴威回想这次见面,觉得不可思议,脑海中甚至闪过一个想法——“这人不会是个骗子吧。”

对于投资戴威,肖常兴事后说是“支持年轻人出来做事情”。2015年5月,肖常兴又追加了150万元,投资ofo共享单车。

当肖常兴的投资花到只剩400元时,戴威参加各类创业路演活动,寻找下一轮投资。

2015年7月初,北京大学孵化器的路演现场。作为参赛队员,戴威带着自行车电子锁项目登场了。他有条不紊地讲述了要做共享自行车电子锁的想法,因为他们丢了几辆单车。

作为创业导师评委,李晓光坐在台下认真地听着。看到这个项目,李晓光点评时称:“干什么电子锁,能有多大的市场。你明天来办公室找我。”

次日,戴威与联合创始人于信一起去见李晓光。这次见面给李晓光留下深刻的印象。

 “你们是什么关系?”李晓光问戴威。

戴威回答说:“我们是一起创业的。”

“你们怎么认识的?”李晓光继续问。

戴威说:“我们一同竞选北京大学学生会主席,后来我选上了。为了开展学生会工作,我把于信留下来当副手。”

“把竞争对手留下来当合作伙伴,当时我就觉得这个孩子心胸蛮广,是个创业的好苗子。”李晓光对《支点》记者说出他当时的想法。另一方面,他认为,想当北京大学学生会主席的人,都是有能耐的。

为了核实前一轮投资,在办公室,李晓光给老朋友肖常兴打去电话,想听听他对戴威的印象。肖常兴给的回复是“还不错的小伙子”。

李晓光告诉肖常兴,戴威就在他的办公室。

此次见面,让戴威获得了900万元的投资,由弘道资本、唯猎资本领投。对于这笔投资,戴威怀着感恩之心经常提到,“如果没有这笔投资,也就没有现在的ofo共享单车项目”。

 

阅人有术 

 

对于投资,李晓光重在考察创业者的个人特质。

那么,什么样的创业者才是李晓光心里满意的投资对象呢?

在他看来,通过吃饭、聊天、打牌,才能看出创业者的本性。因为有的创始人和投资人交流会事先做很多包装,这些包装在流程化的尽职调查当中很难被发现。

 “有的人打牌、打麻将,遇到可以小牌胡的愿不愿意胡?还是要等到大牌胡。等待的过程,就是考验人的过程,因为有别人可能会胡。”李晓光说。

还有不少细节可以看出创业者的特质。有一次,李晓光在会议室和创业者交流,恰好地上有一张废纸。有位创业者经过时把废纸捡了起来。“我就觉得这人做事一定心细,投资这类人问题不大。”

但是,李晓光也说,并不是说那些没有捡起废纸的人不适合创业,或许他们更适合做技术或是其他岗位。

李晓光还喜欢与创业团队一起聊天,这里面也有学问。

 “与3个人一起聊时,可能我们问问题的时候总是 1 号回答,这时候我们就会看 2 号、3 号是不是可以回答,2 号、3 号回答后 1 号是什么反应。这样就能观察出他们之间的关系和合作形态。”李晓光如是说。

一次,他考察到了一个不错的投资项目,与团队合伙人聊天时,公司CEO总是抢着说,等另外两位合伙人讲完后,这位CEO就去更正。“这个过程中,我已经提醒公司CEO,让团队说完,但他还是抢着说。这至少对其他合伙人不够尊重。”李晓光表示,因为配合默契不够,他最终放弃了投资这家公司。

李晓光对创业团队的考察,还包括公司股权的分配。他告诉《支点》记者,“比如我们还要判断1 号人物愿不愿意把利益拿出来分享,他和合伙人股权比例怎么分,他说他 90%,其他创始人10%,这与说他自己 70%,拿出 30% 给其他创始人,是不一样的。”

 

李晓光

 

既仰望星空,又脚踏实地 

 

李晓光也有投资看走眼的时候。早期投资的一个项目,发生了创始人侵占公司资产的情况,这让李晓光和合伙人很震惊。因为,识人一直是弘道资本最骄傲的地方。

在李晓光心中,他判断一个投资项目,首先把创始人的诚信放在第一位。

“比如我身边就有朋友,第一个项目失败了,虽然第二个项目和第一个根本没关系,但是他说,第一个投资人给了他钱,让他成长,他愿意把第一个投资人给的钱折成第二个项目的股份。这就是实实在在的诚信。”李晓光说,“这样的人哪怕第二个项目也失败了,第三个项目也许我还会投钱给他,因为我们觉得这个人很靠谱。他做的项目时机是否合适,是不是有好的伙伴,我们会在这些事情上去帮助他做好。”

有了诚信,还要看项目的创新。李晓光说,要不断有些新的想法。人一开始为了生存要改变生活,但最主要的是要有能改变中国、改变世界的理想,“实际上我们愿意看到这样的创业者”。同时,远大的理想要和现实的执行力结合起来,就是既仰望星空还能脚踏实地。“看一个项目或一个人,‘一万小时定律’是任何人从平凡变成卓越的必要条件。”

李晓光认为,ofo共享单车之所以能够快速发展,离不开其创业团队“用户需求和体验至上”的理念,离不开团队“致力于成为能影响世界的公司”的追求,更离不开敢想、敢做、敢为人先的态度。

李晓光对《支点》记者说,投资项目没有捷径,必须要看够足够的项目,积攒足够的时间,剩下的才是运气。

“环境在改变,不变的是,靠谱的团队都在踏踏实实练好内功。寒冬来了,你有棉袄,自然就能活下来。项目好、执行力强的团队,未来的成长空间会很大。”李晓光如此总结。

 

共享单车免押金是大趋势 

 

当有人打趣地问李晓光 ofo项目是不是让他赚了不少钱时,他哈哈一笑。

在李晓光的牵头下,ofo共享单车在天使轮获得了弘道资本投资500万元人民币。时至今日,其市值已超过30亿美元。

李晓光说,投资ofo项目时,真没有想过有这么大的回报,比预期多了10倍。最初的计划是,这个项目在全国校园市场推广开,最后登陆国内创业板市场,市值达到20亿元至30亿元人民币就非常可观了。

 “小黄车(ofo)有今天的发展,还要感谢竞争对手——摩拜。正是因为摩拜率先进入城市,小黄车才改变最初只在高校运营的想法。”李晓光向《支点》记者透露,摩拜单车从城市开始运营后,给小黄车带来巨大的压力。因为当时小黄车还没有智能定位锁,如果从校园进军城区,将非常难寻找。但是,戴威果断地决定走出校园。

李晓光说,当时决心走出校园还另有盘算:从成本上考虑,一台摩拜单车的成本是6台小黄车的造价;同时,从贴近用户的角度看,共享单车主要投放在地铁口或商务区等,再丢也不会丢失太多。“我们要从投放的单车数量上战胜对方。后来戴威确实做到了这一点,并成功反击。”

在A轮投资了ofo项目的金沙江创投董事长朱啸虎,曾对《支点》记者说,虽然小黄车损毁率比较高,但是低成本快速占领单车出行市场才是最重要的。即使只有三分之一的车辆能正常使用,也可以赚钱。

以大学校园作为突破口,逐步占领城市,ofo的活跃度一直处于行业领先地位。2017年起,小黄车每个月增加80万—100万辆,8月份订单数2500万单,平均一辆车一天被共享3次。

面对共享单车项目带来的乱停乱放等问题,李晓光表示,汽车最初面世时,也出现一些社会问题,随着政府、企业等多方面共同治理,汽车有了停车场、停车位,也可以开罚单等。为什么共享单车不可以这样呢?政府也可以给共享单车提供停车区域,也可以给乱停、乱放的人开罚单。

李晓光向《支点》记者表示,未来共享单车免押金是大趋势。同时,ofo共享单车有望在明年全面盈利。(支点杂志2017年11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