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特写

陈东升:专注医养

作者:《支点》记者 何辉 杨向明点击次数:666   发布日期:2017-03-07

“作为企业家还需要什么?不需要了,老人们看我的那种目光,足够让我一辈子荣耀。我未来的主要精力就是关注医养,要坚定地把医养做下去!” 

 

 

身为泰康保险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的陈东升,走到哪儿都是焦点。

当陈东升走上台的一瞬间,人们发现,今天的陈东升有些不一样——他的西装领口上别着一只“红蝴蝶”,特别显眼。

别着“红蝴蝶”出场,是陈东升精心设计的。这天是2017年年初“泰康之家·粤园”开业的日子。泰康之家是泰康保险集团旗下专业从事健康产业投资与运营的全资子公司,致力于打造医养结合的高品质养老社区。

“蝴蝶象征着青春与活力。我特意选择‘蝴蝶’出席开业仪式,就是希望老年人的生活不要只是待在屋子里,而要像蝴蝶一样充满活力,自由飞翔,这样的生活才会丰富多彩,这样的生命才有意义。”陈东升说,他一直有个心愿,就是要改变中国老年人的生活方式。

医养,是泰康保险集团力推的全新战略,与保险、资管一起,并列成为该集团的三大核心业务。作为医养战略的重要载体,泰康之家已在北京、上海、广州、三亚、苏州、成都、武汉、杭州等八个城市全面开花,投资额约200亿元,占保险业总投资的1/3。其中,北京的燕园、上海的申园已相继建成并投入运营。广州的粤园是第三家开业的泰康养老社区。

陈东升对医养极为重视,他甚至向《支点》记者表示:“我不再‘折腾’赚钱了,我未来的主要精力就是关注医养,要坚定地把医养做下去!我们要做的是百年事业。”

 

爱“折腾”的“92派” 

 

“折腾”可看作是陈东升一路走来的真实写照。

出生于湖北天门的陈东升,在35岁之前一直走的是仕途。从武汉大学政治经济系毕业后,他进入对外经济贸易合作部国际贸易研究所发达国家研究室。1988年,31岁的陈东升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管理世界》杂志社任职副总编,享受副局级待遇。

转变发生在1992年。

当年,受邓小平南巡讲话影响,大批在政府机构、科研院所的知识分子纷纷辞掉公职,下海创业,形成了一批有影响力的企业家,陈东升就是其中之一。他还为这个群体创造了一个新词——“92派”。他也是“92派”的领军人物。

1993年,陈东升创办了中国第一家具有国际概念的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1994年创办了国内著名物流公司宅急送;1996年创办了泰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现已更名为“泰康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至今——这三家企业均是业内的翘楚。

在企业家群体中,陈东升属于典型的“学院派”,睿智而儒雅。在谈到如何做企业时,陈东升的秘诀是“抓住每一次战略机遇期,实现超常规跨越式发展”。

到2007年,成立11年的泰康,以保费收入计算在中国寿险公司中稳居行业前列,上升势头强劲。

那一年,陈东升刚满50岁。尽管已达“知天命”之年,但陈东升爱“折腾”的心仍未停歇,他在思考泰康的未来:下一个10年、20年甚至更长时间里,泰康的战略机遇在哪里?

 

“老人的生活就只能孤独沉闷吗” 

 

2007年3月一场普通的婚宴,无意中激发了陈东升的灵感。

当时,他参加一位小辈亲戚的婚礼。当大家都沉浸在婚庆的喜悦气氛中,陈东升却注意到为下一代操心受累的老人们的落寞:所有人都会老去,但老人们的生活就只能孤独沉闷吗?经济发展的目的是为了让人们过上好日子,为什么很多老人的幸福感不强呢?

“即使是老了,也要优雅地老去!”从那时起,陈东升有了涉足养老产业的想法。

这种想法在业内十分超前。寿险发源于西方国家,在300多年发展史中,保险一直作为资产保值增值、风险管理等金融工具,属于金融产业,而养老则是实体经营,属于消费产业。寿险公司跨界运营实体养老产业,在业内没有先例。

“我认为,保险既属于金融业,但同时也是消费产业。”陈东升坚信,寿险公司从事养老服务,是寿险产业链的延伸——以前,寿险的经营理念是“一张保单保全家”,但如果将生命周期延伸到养老,则是“从摇篮到天堂”,“一张保单,一辈子的幸福”。

陈东升认为这一理念代表崭新的商业模式,更是世界性的创新。

保险公司究竟如何做养老?最初,陈东升也走了弯路。

当时,泰康对国内流行的快捷连锁酒店模式很感兴趣,认为养老可跟酒店一样,通过托管或直接并购等方式建连锁养老院。

2008年1月,泰康成立了相关养老机构,并在北京望京地区试点。养老机构试行“钟点工”模式,主要提供入户老人护理服务。但这种模式效果不理想,最终无奈关门。

养老,必须要创新模式。作为“92派”的典型代表,陈东升对创新有自己的理解。他有一句广为流传的名言:创新就是率先模仿。

试水未果后的陈东升,率队到日本、欧美等成熟市场考察取经,最终在美国找到了答案。

在考察美国养老社区时,陈东升被那里的几位老人所感动:一位95岁的老人正在跑步机上跑步,并坚称自己还要活50年;旁边一群80多岁、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老太太正在学瑜伽、练芭蕾;还有一位百岁高龄的老太太,头戴护士帽,开朗健谈、思维敏捷,考察团一行人与她畅聊半天,百岁老人的快乐情绪感染了在场的所有人。

“我们就是要打造这样的养老社区!”陈东升感慨万千,所谓养老,就是要懂得尊重生命,让老人快乐而优雅地生活。

 

“养老绝不是暴利产业” 

 

陈东升将自己理想中养老社区定义为五个词:温馨的家、开放的大学、优雅的社交会所、高级医疗保健中心、独立自主的精神家园。用一句更通俗的话来解释,就是提供高品质的医养服务。

在养老社区的选址上,泰康的原则是“隐于市,不离城”:与子女距离近、自然环境好和周边配套完善。在养老社区,除了五星级的居住环境,还包括自建的医疗机构、护理、健身、餐厅、文化剧院、恒温游泳池、园林水景等多项服务和配套设施。

显然,陈东升的养老社区定位为服务中高端人群。关注中高端人群的需求,正是陈东升多年来摸索出的成功经验。他不止一次地说过,“泰康从诞生那天起,就深刻地认识到,中国经济未来的道路,与中国中等收入人群的形成、成长以及崛起密不可分。”

要满足中等收入群体不断增长的养老需求,最头疼的事情就是资金,养老社区投资大,且回收期长。在美国,之所以能实现社区养老,是因为其商业模式脱胎于慈善和教会养老机构的商业化转型,有资金支持。但在中国办高品质的养老社区,资金从哪里来?

“这恰恰回到了事情的原点,保险公司最大的优势就是资金充裕。”陈东升很是兴奋,若由保险资金来提供支持,资金难题便会迎刃而解,保险资金介入,将大大降低养老社区的融资和运营成本。

从资金运用角度看,保险公司投资养老社区,相当于发行了30年、50年的长期企业债券,同时又满足了保险资金对长期、稳定收益的需求,是解决保险公司资产负债不匹配的有效途径。

从投保人的角度上看,人们之所以买寿险,是因为有看病、养老的需求。传统保险模式是,保险公司只负责资金,老人真正的看病、养老需求则由第三方公司提供,如果保险公司在提供保险的同时,还能提供高品质的医养服务,不就实现了对投保人一条龙式的服务吗?

从商业模式上讲,投保人购买保险,是为了将来的生活更有保障,所以保险资金必须要保值增值。若将部分保险资金用于投资养老社区,养老社区的运营收益反过来又能给投保人更加稳定的保障,是一举多得的好事。

设想很完美,但问题是,投资养老社区真的能实现保险资金的保值增值吗?

陈东升给《支点》记者算了一笔账:一个养老社区,从投资拿地到建设完成,大约需要五年;从开业到住满还要两年时间,只有到第八年时,才可能实现收支平衡。也就是说,一个泰康之家的养老社区,前八年可能完全没有回报,这不是每个投资者都能扛得住的。“养老是朝阳产业,长期来看肯定是赚钱的,且是稳定的回报,这很符合险资的特性。”

自2016年险资频频举牌当“野蛮人”以来,社会上对保险公司有不同的声音,认为他们拿着公众的钱为自己赚暴利。对此,陈东升反复强调,投资养老产业,长期来看肯定能赚钱,但绝对不是暴利。他还向《支点》记者透露了养老社区的预期收益率,“可能在4%-6%之间,主要看运营能力。在西方国家,运营得好的话,收益率能达到1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