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特写

人人公司创始人陈一舟:对未来,我愿把脑袋想破

作者:《支点》记者 林楠 实习生 王冬梅点击次数:422   发布日期:2016-11-08

核心提示:不再扛着“社交大旗”作战的陈一舟,带领人人公司跳进了互联网金融的“红海”。这一次能走多远,他自己也没有答案。他说,只要能将公司从“死亡边缘”拉回来,什么事自己都敢试。 

长袖衬衫挽到胳膊肘,牛仔裤加上休闲鞋。

今年已经47岁的陈一舟,近来酷爱这样的打扮。这和他如今对事业的态度一致,简简单单就好。

然而,陈一舟的创业故事却并不简单。这位被老乡周鸿祎赞为“互联网里最聪明的湖北人”,而聪明人的优势是总能踩准节拍,无论是早期的Chinaren、SP大潮、猫扑论坛,还是后来的人人网、开心网、56视频,都能找到他的身影。

当被问及今年上半年人人公司依旧亏损,作为董事长的他是否有压力时,陈一舟很平静地对《支点》记者说:“压力最大的时期已经过去。”

在陈一舟看来,从社交转型到以互联网金融为主营业务,人人公司未来亏损会持续收窄。

退去“社交光环”的陈一舟,是如何带领人人公司走向互联网金融的?这条路又能走多远?

 

“社交大王”的失意 

 

“人人公司上市后,一天好日子也没过上,就开始被迫转型。”这是陈一舟的开场白。

2011年,人人公司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高峰时市值接近80亿美元,成为当时中国互联网市值第三的公司,仅次于腾讯和百度。这也让人人公司的掌舵人陈一舟,被大家称为“社交大王”。

不过,陈一舟于2002年创办的人人公司,不管是在上市前还是上市后,一路上走得并不平坦。

人人公司最初从事的是SP无线增值业务,虽然刚开始运行还不错,但随着政府整顿和行业管制,整个SP行业一下便进入了冬天,人人公司不得不面临第一次转型。当时的互联网行业刚起步,陈一舟认为转型还得向这方面靠拢。人人公司注意到人们对网络下载的需求,推出了DuDu下载加速器,一经问世便吸引了不少用户。

然而,陈一舟发现,虽然DuDu带来了大量用户,但都“长不大”。此时,陈一舟注意到了以猫扑为代表的互联网社区正兴旺,他觉得这可能是未来的发展方向。于是,2004年,人人公司收购了猫扑,转身变成了一家互联网社区公司。通过帖子、资讯、视频等互动话题积累用户,从而获得广告收入。

“可惜,互联网社区也 ‘长不大’。”陈一舟有点无奈地说道。

在陈一舟的梦想里,他一心想做出一家价值超过10亿美元的企业。既然互联网社区还不足以支撑这个梦想,他又将目标瞄向了社交,对标同样于2004年成立的Facebook。这个以分享照片等为主的社交网站,推出不久便获得了100多万用户,以及1270万美元的投资,用户数和估值呈数倍增长之势。

为了向社交方向靠拢,获得投资后的陈一舟收购了交友网站UUMe,并在此基础上推出了和Facebook类似的5Q网站。在陈一舟想成为“中国的Facebook”时,王兴也看中了这个市场,提前推出了校内网,一个基于校园背景实现朋友间关系互动的社交网站。

那一时期,两者为争夺用户打得热火朝天。不过,由于校内网的商业模式不清晰,而陈一舟手握资金,最终以校内网被人人公司收购而告终。

这时的人人公司迎来了发展的小高峰,相继获得了4800万美元、4.3亿美元的两轮投资。校内网正式更名为人人网,社交关系从校内拓展到了所有人,任何人都可以在这里发布日志、照片等与他人互动交流。人人网后来又增设了一些小游戏和话题功能,获得一批忠实粉丝。

那时,有一种社交关系叫做“我有他人人”。就这样,人人网积累了1亿多用户,成功在美国纽约交易所上市。

苦日子,也是这时来了。2011年,人人公司尽管获得了1.18亿美元的净营业收入,运营亏损却达3020万美元。此后,2012年、2013年亏损额分别为9170万美元和1.137亿美元,2014年、2015年更是达到了1.594亿美元和1.053亿美元。如今的股票市值也只有6亿多美元。

“那时真是用户也骂,投资人也骂。”陈一舟回忆说,“过得真是辛苦!”

 

不再偏爱“旧包袱” 

 

曾经让陈一舟引以为傲的人人网,为何就走下“神坛”了呢?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与人人公司的战略定位不无关系。

上市后的人人公司,有了更多的野心。由于大部分用户是学生群体,为了抓住迈入社会的人群,人人网在圈住一定用户后,相继又做了糯米网、经纬网和人人游戏,还收购了56视频等。

虽然一些用户对此确实有需求,但“大而全”的布局,导致人人公司资金分散,结构变得越来越臃肿,很多业务线也演变成了游离于社交主业之外。

此时,正逢微信强势崛起。以往使用人人网的用户,是为了找朋友互动沟通。从通讯功能入手的微信同样可以做到,而且通讯比社交更高频,通讯做大了再打社交更容易。不仅如此,微信更方便和有趣,营造出了熟人圈刷存在感的内容生产机制,后期还通过引入媒体等资源不断丰富社交场景。

人人网的社交地位被大大影响。面对冲击,陈一舟并非没有作为,相继出售了糯米网和56视频等,并将火力“加码”到社交上。

当时,人人网推出了“私信”,基本功能几乎与微信一模一样,可以发文字、语音或者图片。但被用户吐槽是微信的模仿者,产品并无独到之处,上线不到一年便下线。业内人士更是评价,“打败微信的怎么可能是另一个微信?陈一舟是资本好手却不擅长打造产品,人人公司缺乏产品创新力。”

对这样的评价,陈一舟并不十分认可。

“我同意打败微信的一定不是另一个微信,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能做到。”陈一舟反驳称,“我们自身的确有原因,但人人网的社交地位弱化,本质原因不是我也不是人人公司的问题,而是腾讯的网络效应太大。”

“我们的用户数最顶峰时也只有腾讯的十分之一,微信是在腾讯QQ庞大的用户基础上做起来的,相当于有一大堆库存可用,用户数很快就能上来。”他补充说,“马云、丁磊、雷军都比我牛吧?阿里的来往、网易的易信、小米的米聊,用户基数起点比我们高,也没有打败微信。”

这是陈一舟用来说服自己和别人的理由。

用陈一舟自己的话来说,最初他也不甘心,一直在想是不是自己的原因,造成了人人网如今的境地。后来想了很多招,却发现怎么打都打不过。在他看来,社交领域的竞争壁垒,跟用户数的平方成正比,目前中国没有哪个公司能够超越腾讯。

陈一舟坦言,人人公司运营亏损不断的原因之一,就在于很长时间没想明白,还一直扛着“社交大旗”在“作战”。想明白后的他决定将人人公司的主业不再聚焦于此,只是把人人网作为用户基础业务去做,并在原有的学生用户群体基础上,转向以人人直播为主的社交平台,通过直播模式赚钱。

可是,腾讯不也在涉足直播吗?按照陈一舟的网络效应说法,直播最终也会由腾讯收官,这样做似乎没有太大意义。

“把成本控制住以后,现在思想上没有包袱,各种尝试都没有太大负担。”陈一舟透露,未来会将人人网独立拆分,引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