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开卷有议

防止过早过快“去工业化”

作者:胡汉昌点击次数:4147   发布日期:2020-05-05

 

在疫情扰乱全球供应链、产业链的情况下,不少国家更为迫切地谋求制造业回流本国,美日就提出了将在华生产企业转移出去的设想。

这对中国的制造业敲响了警钟。

中国已是第一工业大国。世界500种主要工业品中,有近半工业品中国的产量位居全球第一,制造业增加值为排在第二、三位的美日的总和,已超过全球的1/4。

中国还不是工业强国。中国制造业发展还很不充分,低端和无效供给过剩,高端和有效供给不足,制造业的劳动生产率、核心技术、关键零部件生产、产品质量、知名品牌都远远不够。

工业替代农业的工业化,服务业替代工业的“去工业化”,是产业结构演变的客观规律。但每一阶段的演进需要有充足的过程,需要以生产率的极大提高为前提,否则会导致“早熟的工业化”。

近年来,我国出现了制造业下滑过快、服务业占比上升过快的过早过快“去工业化”倾向。据世行数据,2017年韩国人均GDP、制造业占GDP比重为29743美元和27.9%,中国则为8827美元和29.3%,韩国在人均收入为中国3倍多的高收入条件下,制造业比重却与中国相差无几,未见大幅降低。

中国实现了量上的工业化,还要补质上的工业化之课。中国在缺乏先进技术和核心竞争力的情况下,一方面,工业化的进程减缓了,尤其是高级制造业发展不足;另一方面,取代制造业的不是提供优质生产性服务的高级服务业,而是劳动密集型的低技能、低生产率的服务业,这无法成为经济增长的新引擎。

前鉴不远。20世纪80年代,一些拉美国家在没有实现工业化、人均收入远低于工业化国家的情况下,就开始“去工业化”,导致产业空心化、经济虚拟化,结构变化而不优化、经济转型而不升级,最终失去核心竞争力和增长动力,受困于中等收入陷阱。

制造业是经济增长的发动机。2009年以来,主要发达国家纷纷提出再工业化战略。美国推出“制造业促进法案”,德国推出“工业4.0计划”,法国推出“未来工业计划”,日本推出“再兴战略”。再工业化不是简单地恢复传统制造业,而是大力发展高科技和先进制造业,以信息技术、智能技术、纳米技术等打造工业竞争力,推动制造业转型升级。

中国制造业的发展还很不平衡,总体呈现出东部、中部、西部地区制造业水平梯次降低的结构。由于发展的不均衡,我国不仅要追赶智能化(4.0),还要在标准化(2.0)、自动化(3.0)、甚至机械化(1.0)台阶上补课,制造业提升需求是全方位、多层次的。

当然,不充分、不均衡也意味着发展的空间。基于劳动力充分、国内市场庞大、供应链完整、工业门类齐全等优势,中国具有技术快速规模化、产业化的强大能力,将会形成传统制造业与先进制造业相互支撑、互为补充、协同发展的良性格局,美日等从中国退出的产业和市场,也将会成为国内产业发展的空间和机遇。

新冠疫情及其产生的连锁反应,导致严重的全球性危机。但危机也会强制性地淘汰落后,强制性地挤破泡沫,强制性地促进创新。美国企图把中高端制造业从中国挤压出去,把华为等高端制造业打压下去,这反会倒逼中国加快先进制造业和关键技术的自主创新。同时,资本是逐利的,只要生产有利可图,产业资本就会留下来、扎下根,关键是看谁的基础牢,谁的环境好,谁的产业上下游配套。

工业强则国强。任尔东西南北风,咬定新型工业化,走自强之路不放松。(支点杂志2020年5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