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开卷有议

如何看待中部发展

作者:胡汉昌点击次数:1576   发布日期:2019-09-03

 

经济下行严峻,中美贸易战正酣,中部地区却增速领跑、总量提升,原因何在,可否持续?

2004年国家首次明确提出中部崛起,2006年中央促进中部崛起的文件正式出台。15年来,中部地区发生了深刻变化。中部地区经济总量占比由2005年的18.8%,上升到2018年的21.4%,并以10%的国土面积支撑了20%以上的经济总量。“四大板块”中,中部板块由原来的跟跑,到目前经济增速领跑,而且 “这个速度是在高质量的前提下的速度。中部地区的成绩更多体现在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上,体现在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和创新驱动发展上,体现在做实、做强、做优实体经济上。”

从沿海起步先行,溯内河向内地纵深梯度发展,是许多发达国家现代化进程中的共同经历,也是世界经济史上的重要规律。中部发展,是中部各省融入国家战略的结果,也是市场经济条件下竞争发展的结果。中部各省一方面共同支撑中部崛起战略、相互协同发展,另一方面主动向相近的沿海发达地区靠近,湖南、江西融入珠三角,安徽融入长三角,山西融入京津冀。湖北、河南则你追我赶、竞争激烈,一个人均GDP中部第一、一个经济总量中部第一。

中部发展势头良好,但能否持续,靠什么持续?“中部地区发展势头能不能持续下去,能不能在先进技术、重点领域、关键环节上有更大突破,能不能在高质量发展的新旧动能转换道路上越来越好”,这是“时代考题”。

从发展经济学看,后发国发展到一定阶段,与先发国技术差距缩小,先发国为了保持技术领先优势和核心竞争力,会限制最新技术的转让,导致后发国与先发国之间总有不可逾越的“最终技术差距”。这个“最终技术差距”,只有通过后发国自主技术创新的先发优势才能逾越,这正是中国面临的核心问题。回到“时代考题”,中部地区只有在先进技术、重点领域、关键环节上有更大突破,才能在高质量发展的新旧动能转换道路上越来越好,才能将发展势头长期持续下去。

从后发优势到先发优势,中部基础良好。中部地区科研基础雄厚、创新资源丰富、产业体系完备,具有原始创新的先发优势。过去是中部的基础科技创新,借助于东部沿海的资本和市场,在东部开花结果。现在核心技术地位提升,“前沿—腹地”的区域发展形态正在转变,技术、资本、人才等要素正在向中部集聚,芯片等前沿科技产业在光谷等地云集,中部发展的最新动力不再从传统发展方式中来,正在从新旧动能的转换中来。

中部转型发展,不能停留于“自然资源禀赋论”,自然资源总有用完的时候,科技才是第一生产力;不能停留于“区位决定论”,高铁、航空、高速公路等快速交通网的建立,打破了传统的区位分隔;不能停留于“政策优惠论”,中部发展过去没有依赖国家的政策优惠,将来更不会如此。

从沿海开放战略到内需扩大战略,从后发优势战略到科技创新战略,中部发展面临重大战略机遇。靠拢、对接、融入“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长江中游城市群建设等重大国家战略,将使中部地区变“腹地”为“核心”、变“后方”为“前沿”。

也要看到,中部经济增速靠前、总量占比扩大,是在经济下行、东部增速放缓的不利背景下实现的,其不利影响会沿供应链、产业链、创新链向中部地区传导。中部地区经济增速也处于下行之中,形势严峻。中部转型发展,面临的只是机遇,具有的只是潜力,能否抓住机遇,将潜力变为动力、变为实力,还要看能否迎难而上、改革创新。

扁担从中间杠起,才能两头承压、担起重担。中部地区承担着经济增长和转型发展的双重压力,承担着中部崛起的战略任务,任重而道远。(支点杂志2019年9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