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钢:“钢铁长子”铸丰碑

作者:《支点》记者 肖丽琼 实习生 颜晗点击次数:4127   发布日期:2019-09-04

核心提示:从第一炉铁水开始,武钢就成了湖北重工业的代名词。

 

1958年,正在兴建的武钢。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自1958年9月13日第一炉铁水喷薄而出,武钢已走过六十多年不平凡的历程。

从在“荒五里”青山镇起步,到“一米七” 轧机,到连续6年进入世界500强,再到与宝钢集团重组,共同打造世界级钢铁技术创新、产业投资、资本运营平台,武钢的发展史,是一部奋斗史、改革史,对湖北乃至中国经济而言,都是非常宝贵的财富。

 

“钢铁长子”横空出世

 

在武钢博物馆,有一段文字记录了武钢建厂时的历史使命:

全国生产钢铁的企业只有19个,年产钢仅15.8万吨。为改变这种不利状况,党中央发出“工业要出关、钢铁要过江”的号召。

1955年10月,承载着强国梦想,在武汉东部、长江南岸,新中国第一个特大型钢铁联合企业——武汉钢铁公司动工兴建。

此时的中国正处于“一五计划”期间。武钢作为156项重点工程之一,在这场“工业化奠基之役”中得到全国人民的支援。

这一年,10多个省市的炼钢炼铁能手调往武钢;全国1000多家厂矿企业制造的各种机器设备,运抵青山。

与此同时,一批“武字头”企业布局江城。随着武重、武锅、武船、武汉肉联、青山热电厂等“一五”重点建设项目投产,武汉一跃成为全国工业重镇。

1958年9月13日,带着火的洗礼,一号高炉出铁,这标志着武钢建成投产。

从这天起,数以万计的工人满怀激情,在武钢创造了一个个辉煌。

武钢早期发展史上最浓墨重彩的一笔,当属“一米七” 轧机的引进投产。

1974年,武钢从国外引进“一米七”轧机,在原有技术基础上,自行开发新技术,有47项达到国际先进水平,不但超过原设计生产能力,还向德国反向输出转让一项技术专利。

1988年,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BEPC)建成,这被《人民日报》称为“我国继原子弹、氢弹爆炸成功、人造卫星上天之后高科技领域又一重大突破性成就”。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使用的硅钢片,全部是武钢生产的特种钢——无取向硅钢。

 

重铸第四镇

 

随着武钢的壮大,青山也越来越繁华。没有武钢,就没有现在的青山。

1951、1952年,青山区曾先设后撤。1955年,湖北省人民政府决定, “根据武钢建设及城区副食品生产基地需要”,将武昌县、南湖区、东湖区所辖的二十四乡一镇,组建为青山行政区。

至此,除了汉口、武昌、汉阳,武汉正式有了“第四镇”——青山。

在《重铸第四镇》一书中,当时的青山被描述为“村户凋零,多为荒丘野地,人称‘荒五里’”,基本无工业,唯一的贸易集镇青山镇,只有十几家小手工业作坊和杂货铺等。

上世纪50年代开始,以“数字+街坊”命名的红房子渐渐遍布青山的大街小巷,“红钢城”因此得名。

住在街坊里的,都是青山各企业的职工,并非都是武钢工人。

随着一冶、青山热电厂、武汉石油化工厂以及一批医院、学校落户青山,越来越多的人们集聚于此。在青山区长大的孩子们,如果能读上武钢三中,则是件特别值得骄傲的事。

 

2008年,武钢“亚洲第一炉”投产。

 

“精品名牌”战略

 

历史车轮驶入20世纪90年代,国企改革进入探索期,武钢成为改革排头兵。

1992年,武钢提出“分离改制”的举措,即“精干主体,分离辅助”,将非钢辅助业务如后勤、运输等从武钢剥离,成立新的改制企业。

与此同时,武钢启动“精品名牌”战略。

1999年,武钢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成为钢铁板块中知名的蓝筹股。

招股说明书中的一个数据可印证其“精品名牌”战略所取得的成效: 1990至1997年,武钢有14种产品获“冶金产品实物质量金杯奖”,在行业内名列前茅。

内功强、品牌响,让“武钢造”成为国家重大科技项目及重点工程的首选。

2003年、2005年,神舟五号、神舟六号先后成功发射升空,举国欢腾。神舟五号和神舟六号都采用了武钢生产的硅钢产品。

武钢还自主研发了耐火耐候(耐大气腐蚀)高性能建筑用钢,我们熟知的“鸟巢”、国家大剧院、国家图书馆、首都国际机场等都使用了这种耐火耐候钢。

2006年起,湖北千亿产业驶入提质增量快车道。2007年,钢铁、石化紧跟汽车产业之后,跻身千亿行列。这其中,武钢功不可没。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07年底,武钢累计产钢1.94亿吨,累计实现利税1014亿元。其中,上缴国家692亿元,是国家对武钢投资 64亿元的10.8倍。

2009年,武钢成为铁道部定点的百米重轨生产商。此后的5年间,武钢累计供货360万吨,铺设到京沪、武广、石武、厦深等30余条重点线路,并连续三年高速重轨市场占有率第一。

 

组建中国最大“钢铁侠”

 

2010年-2015年,武钢连续6年上榜世界500强。其中,即使在2013-2014年钢铁行业“寒冬期”的背景下,武钢钢铁主业依然逆势发展。在2014年的《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上,武钢集团以年营业收入369亿美元,排名310位。

2015年8月,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发布关于深化国企改革的指导意见,给出国企改革的具体目标:5年内,国企公司制改革基本完成,培育大批具有国际竞争力的骨干国有企业。一批包括装备制造、能源、航运在内的央企巨头实现兼并重组。在这一背景下,作为中国两大龙头钢铁央企,宝钢、武钢重组大幕正式拉开。

2016年9月,国务院国资委发文:宝钢集团有限公司与武汉钢铁(集团)公司实施联合重组,宝钢集团有限公司更名为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作为重组后的母公司,武汉钢铁(集团)公司整体无偿划入,成为其全资子公司。

当年的12月1日,重组后的宝武钢铁集团揭牌成立,在上海和武汉设立“双总部”,资产总额约为7300亿元,年产粗钢规模位居中国第一、全球第二。网友们称之为中国最大的“钢铁侠”。

2018年,国内钢铁企业效益创近20年来最好水平,绝大多数钢企利润实现大幅增长。宝武钢铁在中国钢铁行业中独占鳌头。

当年,宝武钢铁集团的钢产量达6725万吨、营收4386.2亿元、净利润338.37亿元。

宝武钢铁集团的目光并没有停留于此。武钢集团提出:今后 3 年,以“从厂区到园区到城区,从资源到资产到资本”为发展主线,加快城市新产业体系能力建设。

青山常青,我们有理由期待武钢更加美好的明天。(支点杂志2019年9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