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争坐科创板“头班车”

作者:《支点》记者 蒋李 实习生 杨佑安点击次数:909   发布日期:2019-03-05

武汉有望掀起“上市新高潮”

 

目前已发布的上市规则仍属于征求意见稿,且内中提及“交易所可以根据需要对上市条件和具体指标进行调整”,因此还需等待最终信息。

不过,早在正式方案发布前,各地纷纷从战略定位、发行条件等方面对科创板进行预判,并推动相关筹备工作。

作为国家级自主创新示范区,东湖新技术开发区(以下简称“光谷”)一直是武汉重要经济增长极。

光谷金融办主任秦军向支点财经记者表示,目前光谷已发动各相关部门和园区办广泛征集科创板后备企业信息,入库企业超过100家。

“后备企业筛选标准除企业运营的规范性、营收、利润外,还包括企业估值、硬科技实力等体现科创板特色的指标。”秦军说。

除此之外,武汉市金融局也按科技含量高、具备市场潜力和一定产业规模等要求海选了40多家后备企业,并上报湖北省相关部门。

“后来我们又进行了一轮海选,在全市范围内梳理了100余家企业,并对这些企业进行了走访调研。”武汉市金融局相关负责人对支点财经记者说。

以上名单均不宜公开,但可以肯定的是,武汉科创板后备企业中不少拔尖分子都来自于市金融局此前发布的81家上市后备“金种子”企业。

据了解,整个湖北也在做科创板后备企业上市推进相关工作。湖北省地方金融监管局表示,全省科创板后备企业会动态保持在50家左右。

此外,北京、上海、浙江、河南、四川、河北等地正在或已完成了对当地科创板后备企业的调研工作。从公开信息来看,涉及企业至少千家。

原因在于,“科创板+注册制”将带来更多上市公司增量,这对正处于上市公司数量增长关键期的武汉是重大利好。

上市公司是地方经济的缩影,直接反映了一个城市的经济实力和活跃度。近年来,武汉一度经历企业上市工作的低谷期。

2017年,武汉地区生产总值达1.34万亿元,位居中部第一。但在当年国内438家公司成功发审过会的情况下,武汉报会企业13家,仅新增上市公司1家。该成绩在中部城市中表现垫底,与武汉区域性金融中心定位并不匹配。

据了解,除审核从严、武汉民营经济发展年限较短、上市资源欠缺等因素外,部分企业上市意识不强、小富即安的思想,也影响了上市工作的推进。

在此背景下,武汉开始筛选上市后备“金种子”企业,着力推进合格企业IPO。“跑企业、做沙龙、出政策”成为推动武汉上市工作的关键词。

“经多方努力,武汉去年新增9家上市公司,其中境内上市公司5家。”上述武汉市金融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该数量位居中部第1。

2018年11月,武汉下发《市人民政府关于加快推进企业上市工作的实施意见》,提出用3年时间,推动全市境内外上市公司总数达130家左右。

彼时,武汉共有77家境内外上市企业,这代表未来几年需每年新增近20家上市公司。在经济增速放缓的大背景下,该目标显然颇具挑战性。

“科创板+注册制”让上述负责人更有信心,“武汉科教资源丰富、科创企业数量多、科技成果转化潜力巨大,如果努力推动,这一目标是能够达成的。”

要知道,2009年同样作为“新板”的创业板甫一推出时,位于武汉的中元股份第一批挂牌,之后有28家企业陆续上板。

武汉市金融局局长刘立新则表示,目前武汉至少有6家企业具备进入首批科创板上市的竞争力,“如果首批科创板上市企业数量有10余家,武汉要确保至少有1家;如果首批有30家,武汉争取入围2家。”

 

企业可提前做好准备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武汉上市的9家公司中,来自光谷的企业就占了5席,分别是尚德机构、锐科激光、明德生物、长飞光纤、天风证券。而多位采访对象表示,武汉乃至湖北首批科创板企业很有可能在光谷诞生。

“光谷今年目标是确保有1-2家企业首批在科创板上市,争取全年能新增3-5家境内外上市公司。”秦军说。

相对于政府,对于科创板,企业的态度或乐观、或谨慎。

华日激光是华工科技二级子公司,三年前,华工科技就曾推动华日激光单独上市,并进行了股份制改造。

“我们计划先上新三板,后来因包括审批流程较为复杂等原因,就搁置了。”华工科技副总经理刘含树指出,华日激光希望能在科创板占有一席之地,而华工科技其他二级公司也有望复制这种路径。

还有些企业则相对谨慎。

2018年7月,总部位于武汉的微创光电创业板申请被否。公司董秘表示,由于科创板具体政策并不明确,“还是倾向于继续挂牌创业板。”

从“战略性产业新兴板”的故事看,这种顾虑有其道理。

2015年6月中旬,上海证券交易所曾计划建立战略新兴产业板,推动尚未盈利但具有一定规模的科技企业上市。

彼时有武汉企业原计划去海外上市,并专门搭建了VIE(协议控制),但听此消息后又匆忙又拆了VIE结构。最终,“十三五”规划纲要草案的修订中删除了“设立战略性产业新兴板”的相关内容,该企业也徒增了不少运营成本。

实际上,无论冲刺主板、创业板、中小板还是未来的科创板,企业上市前期工作都是共通的,要对财务、法务方面进行完善。

“有上市意向的企业可以先做这部分工作,打个提前量,等科创板具体细则落地后再决定具体冲刺哪个‘板’。”光谷金融办相关负责人如此建议。

武汉市金融局相关负责人对企业的建议也是以“不变应万变”,按发展节奏推进上市进程,“如果真的认准科创板,也可以跟我们保持联系,及时了解细节。”

相对于企业而言,券商、创投的态度则更加积极。

证券市场不景气的情况下,若按创业板推出时一年50多家企业上市的节奏,科创板3年内能上200-300家,对券商而言就是个集中“吃大餐”的机会。

“科创板推进速度可能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快。”总部位于武汉的长江证券投行保荐代表武利华建议,有实力的企业要尽早选择合适的中介机构。

近期在武汉各类涉及科创板的活动中,中信证券、国信证券、广发证券也均来大谈科创板展望,背后意图则是“抢客户”。

但如前文所述,如果科创板首批企业从“正在排队的企业中诞生”,那中信证券、民生证券等头部券商优势将更加明显。而武汉的长江证券、天风证券尚属于中等规模券商,投行业务并不突出,想分食本土乃至全国蛋糕还需努把力。

科创板是为具有科技创新企业设立的创新板块,将使得PE/VC等投资机构退出渠道增多,从而侧面将提高一级市场的活跃程度。

如此一来,即便无法在科创板IPO的企业也将因一级市场的活络而更易融资。简单说,就是更多独角兽有望“出笼”。

目前设立科创板方案草案已完成,而政府、企业也做好了拥抱新经济的准备。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支点杂志2019年3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