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争坐科创板“头班车”

作者:《支点》记者 蒋李 实习生 杨佑安点击次数:909   发布日期:2019-03-05

核心提示:武汉乃至湖北首批科创板企业很有可能会在光谷诞生。

 

武汉首家科创板上市企业有望在光谷诞生。图为光谷生物城。

 

岁末年初,科创板持续刷屏,距草案出台仅“一步之遥”。

1月30日晚,中国证监会网站发布了关于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的多项文件。

与此同步,上交所网站也发布了6项配套业务规则,涉及上市门槛、投资者门槛等极具含金量的内容。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在制度加速制定的过程中,包括武汉在内的多个城市雷厉风行地开展遴选行动、寻找潜力标的,大有争坐科创板“头班车”之势。

“科创板+注册制是资本市场重大改革举措,无论是企业,还是券商、会计师事务所、律所等中介机构,都要花大力气去学习和研究。”上交所上市咨询委员会委员、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对支点财经记者说。

目前证监会相关文件公开征求意见的反馈截止时间均为2月28日,上交所相关业务规则的意见反馈截止时间为2月20日。由此可见,相关制度有望在3月正式实施。董登新表示,“首批科创板公司有较大概率在全国两会后推出。”

那么,科创板来临前,武汉做了哪些谋篇布局?武汉计划从2018年底开始,力争3年内让境内外上市公司数量从77家增至130家,科创板的出现能否加快这一进程?长江证券、天风证券等本土券商是否能获得“吃大餐”的机会?

 

关注“市值”指标

 

在现行制度下,证券发审机构要对IPO文件进行实质性审查,以及对IPO时间、规模、价格进行管控,而注册制只对注册文件进行形式审查。

科创板则旨在补齐资本市场服务科技创新的短板,将在盈利状况、股权结构等方面做出更为妥善的差异化安排,增强对创新企业的包容性和适应性。

最受关注的热点,无疑是企业上市门槛这一栏。

证监会发布的《科创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注册管理办法(试行)》对发行人有如此表述: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经济主战场、面向国家重大需求,符合国家战略,拥有关键核心技术,科技创新能力突出,主要依靠核心技术开展生产经营,具有稳定的商业模式,市场认可度高,社会形象良好,具有较强成长性。

《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上市规则(征求意见稿)》则披露了更多细节,如市值及财务指标应至少符合下列标准中的一项:

(一)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两年净利润均为正且累计净利润不低于人民币5000万元;或者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一年净利润为正且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1亿元;

(二)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5亿元,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2亿元,且最近三年研发投入合计占最近三年营业收入的比例不低于15%;

(三)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20亿元,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3亿元,且最近三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累计不低于人民币1亿元;

(四)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30亿元,且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3亿元;

(五)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40亿元,主要业务或产品需经国家有关部门批准,市场空间大,目前已取得阶段性成果,并获得知名投资机构一定金额的投资。

其中,医药行业企业需取得至少一项一类新药二期临床试验批件,其他符合科创板定位的企业需具备明显的技术优势并满足相应条件。

值得注意的是,科创板还有个突破之处在于允许同股不同权、红筹架构企业在满足相应规则的情况下挂牌上市。

支点财经记者发现,过去企业要在主板挂牌上市,必须最近3年内净利润均为正数,且累计超过人民币3000万元。

科创板虽然没有设置如此高的利润门槛,但增加了“市值”这一全新指标,也凸显了对科技创新企业的针对性。

此外,《科创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注册管理办法(试行)》显示,发行人申请科创板上市的第一步,是按照证监会有关规定制作注册申请文件,由保荐人保荐并向交易所申报。

所谓保荐人,指的是经证监会注册登记并列入保荐人名单,同时具有本所会员资格的证券经营机构,譬如总部位于湖北的长江证券、天风证券。

当交易所收到注册申请文件后,要在5个工作日内作出是否受理的决定。这一过程中,交易所设立独立的审核部门将负责审核相关文件。

如最终同意,交易所会将相关文件报送证监会,证监会将依照法定条件,在20个工作日内对发行人的注册申请作出同意注册或不予注册的决定。一旦同意注册,发行人可在6个月有效期内自主选择某个时间发行股票。

这意味着虽然科创板注册制审核重心下移交易所,但证监会也扮演着重要角色。

 

退市:“有死刑、没死缓”

 

在董登新看来,科创板兼顾了包容性与威慑力,“上市可能比过去容易,但退市会更加容易。”

从具体标准来看,在科创板退市制度的设计中,充分借鉴已有的退市实践,重点从标准、程序和执行三方面进行了严格规范。

具体来看,在重大违法类强制退市方面,吸收了最新退市制度改革成果,明确了信息披露重大违法和公共安全重大违法等重大违法类退市情形。

在市场指标类退市方面,则构建了成交量、股票价格、股东人数和市值四类退市标准,方便交易者“用脚投票”。

在财务指标方面,在定性基础上作出定量规定,多维度刻画丧失持续经营能力的主业“空心化”企业的基本特征,不再采用单一的连续亏损退市指标。

其他合规指标方面,在保留现有未按期披露财务报告、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或否定意见审计报告等退市指标的基础上,增加信息披露或者规范运作存在重大缺陷等合规性退市指标。

譬如,对于触及财务类退市指标的公司,第一年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第二年仍然触及将直接退市。

“退市环节方面也极大简化,取消暂停上市、恢复上市程序,对应当退市的企业直接终止上市。通俗点说,就是‘有死刑、没死缓’。”董登新说。

已退市企业如果符合科创板上市条件的,可以按照股票发行上市注册程序和要求提出申请、接受审核,但因重大违法强制退市的,不得提出新的发行上市申请,永久退出市场。

现行退市制度执行中的突出问题是,个别主业“空心化”企业,通过实施不具备商业实质的交易,粉饰财务数据,规避退市指标。

为解决这一“老大难”问题,科创板特别规定,如上市公司营业收入主要来源于与主营业务无关的贸易业务或者不具备商业实质的关联交易收入,有证据表明公司已明显丧失持续经营能力,将按照规定程序启动退市。

另外,在投资者准入方面,科创板比主板标准要高得多。

《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交易特别规定(征求意见稿)》提出,个人投资者参与科创板股票交易,应当符合下列条件:

其一是申请权限开通前20个交易日证券账户及资金账户内的资产日均不低于人民币50万元(不包括该投资者通过融资融券融入的资金和证券);其二是参与证券交易24个月以上;其三是上交所规定的其他条件。

简单说,必须有一定经济实力,有一定证券投资经验,是老手不是菜鸟,以及满足未来上交所可能设置的其他门槛。

相对于新三板“本人名下前一交易日日终证券类资产市值500万元人民币以上”的个人投资者准入标准,该门槛已是大大降低。

至于机构投资者,科创板相关规则中只提及了一句话“机构投资者参与科创板股票交易,应当符合境内法律及本所业务规则的规定”。

在交易规则设计上科创板也有所创新,譬如突破原有涨跌停制度安排,前五个交易日不设涨跌停限制,第六个交易日开始恢复至20%的涨跌停幅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