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服务是好生意

作者:《支点》记者 蒋李 实习生 杨佑安点击次数:775   发布日期:2019-03-05

象辑开发的铁路气象服务系统

 

以能源行业为重点

 

在象辑客户名单中,最知名的无疑是百度、新浪、春雨医生这类互联网企业,但营收贡献最大的客户却在邱珩的老本行——能源领域。

很多电网设施都建在偏僻地区,当地恶劣天气可能损害线路,让电网瘫痪,而电网公司要提前判断哪些地区会出现风险,提前预防或派人到现场检修。

过去缺少专业第三方服务提供者,这类企业唯有依靠购买官方渠道的气象数据,招聘气象工程师自己开发。

象辑等商业气象服务公司的出现,让这些企业能在节省成本的情况下避免重复开发。

据了解,象辑与国网下属单位共同建立了电网气象灾害监测预警系统,空间上最高可精确到1平方公里,能输出对温度、湿度、风、气压、降水等气象要素;时间上,可以预报未来一段时间分钟级的天气状况。

基于行业特性,象辑还建立了一系列标准化的计算模型系统。

电网负荷是有限的,但以风力发电为代表的新能源行业的产电量却会随着气温、空气湿度等气象因子变化而产生电量波动。

因此,风电厂每隔15分钟都要向国家电网上传电量数据,电网以此来调控产电量相对稳定的火电发电量。

围绕这一需求,象辑IT和气象团队开发出一套标准化的电网功率气象预测模型。当气象信息被上传到象辑平台上,便能实现产电预测。

不过,拿下能源、农业、物流等存量客户相对容易,邱珩更看重的是发掘增量市场,如户外乐园、服装、医院和生鲜等领域。

2015年底,某大型游乐园购买了象辑的天气预报服务,客流增减受天气影响,游乐园要根据天气预报配备人员等。

象辑用历史游览数据建模,发现30%流量会受天气影响。最终公司结合人流趋势、供求关系等因素,为游乐园提供未来14-30天的决策参考。

譬如,大型魔术表演、游园活动安排在天气晴朗时,从而调控工作人员的排班等,还能配套相应的营销活动。

某服装品牌在中国有6000多家门店,从一线城市一直开到小县城。每年设计新款、安排生产要考虑天气,不同城市如何安排上架下架也需考虑天气。

对此,象辑结合天气预报和企业供应链数据进行分析和预测,能精准安排每个城市、每个产品的上货和下架时间。

类似需求还有很多:基于当地天气状况,为景区酒店提供的分析及预警服务;基于各路段气象条件,为物流业提供的路线优化、运输时间测算、调配资源服务。

2015年11月,砍掉C端产品半年多,象辑拿到东科创星、唯猎资本、春晓资本和真格基金的2800万元A轮融资,估值也一口气翻了3倍。截至目前,象辑共有200多家B端客户,头部客户有70多家,客单价在60万-70万元之间。

 

“气象+保险”有望创造千亿产值

 

气象是个科技含量、使用价值和投入产出比都非常高的行业。2014年国家气象局、国家统计局进行的调查表明:气象服务市场价值将达到3000亿元。

在邱珩看来,最大的市场蛋糕极有可能出现在金融气象这一新兴领域。

金融气象核心方向是天气指数保险,指以风速、降雨量、温度等气象要素为触发条件。达到条件后,无论受保者是否受灾,保险公司都将向保户支付保险金。

“中国每年因气象灾害造成的经济损失占GDP的3%-6%,按2018年基数计算,损失金额超过2.7万亿元。转化为保险产品,市场规模可达数千亿元。”邱珩说。

象辑设有由农业、金融、统计背景的专业人士组成的金融事业部,通过天气数据预测可能对产业造成的损失,与保险公司一起设计、推出相应品种。

“象辑主要为保险公司提供设计产品所需的精算条款,并通过气象数据监控,为最终的理赔定损提供依据。”邱珩说。

2016年下半年,象辑先后与太平洋产险、永诚保险达成合作,为两家公司提供气象指数保险产品研发和天气风险管理服务。

农业是象辑深度切入的领域。

传统农业保险以挨家挨户现场勘察为主,道德风险高,理赔过程繁琐。气象指数保险的定损不是看农民真实损耗,而是“赌天气”,更具可操作性。

例如茶叶种植,最怕就是倒春寒。2017年初,在贵州茶叶产区安顺市普定县,象辑为4400多亩茶园提供了低温气象指数保险产品和配套风险管理服务。

贵州气象部门对倒春寒的标准是每年3月21日到4月30日,若出现日平均气温≤10.0℃,并持续3天以上的时段。

按此标准,当2017年3月当地出现了倒春寒后,保险公司即行赔付35.4万元。到2018年,普定县大面积推广这一服务,投保面积超过2万余亩。

这类产品需要基于气象站数据进行运作。在平原地区,一个气象站就能检测周边几十平方公里的气候情况,但山区也许翻座山就是另一种气候。

问题来了——如果当地经常“东边太阳西边雨”,但气象站数量又极其有限,如何避免不同站点数据误差导致的理赔纠纷?

邱珩表示,保险公司推广产品时会强调所参考的天气值具体是当地哪个位置的气象站的观测结果。譬如是县里的站还是镇上的站,由农民判断是否购买。

“当然,在双方需求对等的情况下,保险公司也可以在当地建立个全新的气象站以便观测。”邱珩说。

2018年,象辑金融事业部收入约500万元。邱珩向支点财经记者介绍,在保监会备案的跟天气相关的险种中,有一半均由象辑参与。

“说实在,在能源领域,我们面对的竞争很激烈,但保险气象服务在国内是个新鲜事物,我们有绝对的先发优势,未来会进一步深挖。”邱珩说。

 

如何形成行业壁垒

 

到如今,象辑构筑了怎样的行业门槛?

其一是数据源的壁垒。

2015年8月,象辑与气象局旗下华风集团合资成立混合所有制公司“华风象辑”,这增强了象辑的数据获取能力。

在中国气象局数据开放的大背景之下,该数据源并非绝对壁垒。好在,象辑如今拥有的数据渠道已趋于多样化。

除中国气象局外,交通、航空、能源相关部门均建设了大量气象站,彼此数据一直未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互联互通——但由于以上部门不少是象辑客户,这意味着象辑这个第三方平台会汇集来自各方数据,“借用户力量来丰富观测网”。

如今,象辑70%数据源于中国气象局数据库,其余30%数据来自全球各中心气象预报、物联网众包气象观测、行业运营监测四个维度的数据。

第二个门槛则是数据处理及平台运营能力。

“数据与算法一脉相承,不断沉淀的数据在训练、优化着算法,算法反过来会促进数据转化。有了数据源及相匹配的算法,才能形成真正壁垒。”邱珩说。

象辑首个数据平台取名MMDP,试图促进象辑和中国气象局之间的数据获取、存储和计算。但MMDP建成后他们慢慢发现,其实真正需要解决的是气象局与一大批商业气象公司之间的问题。

2018年1月,象辑推出Gavial气象大数据云平台,向开发者和商业用户开放,内部逐渐形成了前店后厂的模式。在为行业客户提供解决方案同时,综合构建气象数据大数据基础云平台。

“如果大家都没积累的情况下,核心竞争力就是人才,竞争对手把这些人挖走就行了。但随着时间沉淀,当我们在数据、算法、平台方面都有大量积累后,门槛便会难以逾越。”邱珩说。

不过,支点财经记者采访的不少技术型创业团队在商业运作上都有可挖掘的潜力,象辑也不例外。

创立初期,几位创始人亲自上阵谈业务,而邱珩往往都冲在最前端。到如今,尽管商务开发已有成型体系,但在他看来依然不够“给力”。

“既懂技术又懂市场,还有商务洽谈资源的人才无论在哪都是‘稀缺产品’。”这段时间,邱珩一直在努力引进相关人才,“谈了十多个人。”

要应对这一面对挑战,“弹药”还是相对充裕的。

邱珩表示,象辑一直坚持“边赚钱、边投入”,2017年便做到了盈亏平衡。在2018年初B轮融资时,公司更拿到了1.16亿元的融资。

“不同行业用户需求可谓五花八样。”未来,邱珩希望象辑能覆盖更多行业用户,在气象服务的长尾市场挖掘更多商机。(支点杂志2019年3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