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本刊策划>预见2019

武汉跨境电商“东风”来了

作者:admin点击次数:984   发布日期:2019-01-04

核心提示:武汉跨境电商综试区的总体实施方案和系列扶持政策正在制定中,近期有望正式出台。

 

中欧(武汉)班列军运会宣传主题列车“兵兵号”。

 

居住在武汉的小北是一名新晋宝妈。

为了让宝宝用生产日期较近的产品,她习惯每月在电商平台上购买固定品牌的进口奶粉、纸尿裤等产品。由于不同电商平台的售价以及给出的优惠不同,每次购买前她都会打开手机计算器,仔细计算在哪里买更加划算。对于从小数学成绩就不好的她来说,这样算来算去好烧脑。

不仅如此,为了不让宝宝“断粮”和“断裤”,小北还得估摸计算产品在运输途中的耗时,再决定何时下单。因为这些产品基本是从广州、天津、宁波和郑州等获批跨境电商进口试点城市的保税区发过来,到达武汉至少需要3天,如果遇上快递爆仓,等待的时间就会更久。

小北有望脱离这种“精打细算”的烧脑日子了。不久后她或许不需这么费力就能买到更便宜的同品牌产品,而且这些产品还能从电商平台上,以“保税备货”模式从武汉直接发出,最快当天就能收到。

 

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有武汉了

 

事情还要从武汉入围新一批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说起。

2018年7月1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推动跨境电商在更大范围发展,择优选择电商基础条件好、进出口发展潜力大的地方,并向中西部和东北地区倾斜,在22个城市新设一批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武汉就包括在内。

此前,2015年3月7日,国务院同意杭州设立首个中国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2016年1月6日,国务院又决定在广州、天津、宁波和郑州等12个城市新设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

之所以设立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原因在于跨境电商已经成为外贸新增长点。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监测的数据显示,去年和今年上半年,我国跨境电商交易规模分别为8.2万亿元和4.5万亿元,各同比增长20.3%和25%。

同期,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分别为27.79万亿元和14.12万亿元,各同比增长14.2%和7.9%。

上述提及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加快跨境电商等新业态成长,是坚定不移扩大开放、增加进出口、更好满足群众消费升级和国内发展需要的重要举措。

在这样的背景下,为全力推进中国(武汉)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以下简称武汉跨境电商综试区)建设,近日湖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下发了《关于复制推广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成熟经验做法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意见》)。

《意见》提出,将大力推进“互联网+外贸”,引导传统外贸产业与跨境电商融合发展,努力形成湖北省外贸竞争新优势,同时坚持进出口并重,推进进口与出口平衡发展,力争2020年使武汉跨境电商综试区跨境电商交易额突破5亿美元。

武汉市商务局相关负责人告诉支点财经记者,武汉跨境电商综试区的总体实施方案和系列扶持政策正在制定中,近期有望正式出台。

 

E贸易出口跨境电商提上议程

 

那么,入围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会给武汉带来什么?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有必要厘清跨境电商的内涵和分类。

所谓跨境电商,是指分属不同关境的交易主体,通过电商平台达成交易、进行支付结算,并通过跨境物流送达商品、完成交易的一种国际商业活动,包含出口跨境电商和进口跨境电商。

2015年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的提出,以及2012年就开始进行的跨境电商进口试点城市,使跨境电商有了一般跨境电商和E贸易跨境电商之分。

其中,一般跨境电商多在没有入围跨境电商进口试点城市,或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的城市进行,且有两种形式。

比较规范的形式是B2B,即交易主体在平台上达成交易并完成支付后,按照一般贸易的监管方式,完成通关、物流配送等环节。需要提供发票、货运提单等凭据,通关过程费时费力。此外,对出口企业来说,出口退税流程较长,不利于资金流转。对进口企业来说,除关税外还需缴纳增值税和消费税,利润空间较小。

处于灰色地带的是B2C形式。由于企业直接面对消费者,他们多通过商业快递公司或邮政,将邮件和快件以个人物品进行通关。这是因为个人物品价值在限值和税额以内就会免税,即使超出相关额度但在合理数量内,也只会按照邮寄物品征收税值相对较低的行邮税。

因此,一般跨境电商下的B2C,很多都没有纳入海关统计。对出口企业来说,他们无法享受出口退税政策;对进口企业来说,虽有利可图却是灰色操作,更有甚者利用海关不会对个人物品一一开箱查验的漏洞,低报物品价值以偷税漏税。

为了规范和促进跨境电商的发展,也就有了只能在获批试点资格城市——基于保税区等海关特殊监管区域进行的E贸易跨境电商。

不同于一般跨境电商要先有订单才能出口和进口的模式,E贸易跨境电商可以在保税区先集中备货,卖一件再清关一件。同时,实行出口产品入区即退税,进口产品出区再征税,以及零售进口按照个人自用进境物品监管的管理办法。

不仅如此,E贸易跨境电商还实现了线上“单一窗口”大数据综合服务平台,即市场端主要接入电商平台、物流企业和三方运营机构等,后台对接海关、国检和国税等,从而做到一次申报、一次查验、一次通过等,大大提高了企业通关、检验检疫、物流等环节的效率。

因此,对从事出口跨境电商的企业来说,他们能便捷地享受出口退税政策。更利好的措施是,自2018年10月1日起,国家对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的出口企业实行免税新规。而对从事进口跨境电商,特别是零售进口的企业来说,则能降低采购和物流等方面的成本。在此基础上,跨境电商的交易和流通还会变得更加高效。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获批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和跨境电商进口试点城市,对应拥有的权利也不一样。

“两者分别指向具有‘特殊’出口和进口的试点资格。”上述武汉市商务局相关负责人解释说,武汉获批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意味着能在出口跨境电商上有着对应的权利。

 

在位于汉口北的北欧跨境电商O2O展示中心内,热门产品琳琅满目。

 

湖北从事出口跨境电商的企业偏少

 

郑玉鸿感到很高兴。

服务出口跨境电商企业6年来,她觉得武汉在这方面要迈上一个新台阶了。

郑玉鸿是网来云商环球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网来云商”)CEO,网来云商是一家跨境电商综合服务商,是传神语联网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2012年内部孵化的项目,2016年开始独立运营。

网来云商主要依托大数据和多语信息技术,以及自主研发的跨境云平台,通过与全球各国本地化的知名电商平台合作,为国内从事B2B出口跨境电商的企业提供服务,帮助他们以母语轻松在全球做生意,至今促成的交易额达33亿美元。

“可惜我们服务的湖北企业很少,帮助他们达成的交易额只有几千万元。”郑玉鸿对支点财经记者说,“不仅如此,由于武汉之前没有入围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他们采取的都是出口跨境电商一般贸易模式,过程非常繁琐和麻烦。”

郑玉鸿还透露,为了享受更好和更便利的政策,不少从事出口跨境电商的湖北企业,甘愿做OEM代工,通过给别人贴牌,在其他已入围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试点城市,“迂回”获得E贸易出口跨境电商的一些特权。

“这对湖北企业在全球打造品牌和提升议价能力,均会产生不利影响,因为做来做去都是在给别人做嫁衣。”郑玉鸿略为激动地说,“现在武汉入围了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就能改变这一尴尬现状,还能通过出口跨境电商给武汉出口带来增量。”

郑玉鸿介绍,网来云商服务的湖北企业,已做好了入驻武汉东湖综合保税区等海关特殊监管区域的准备,一旦武汉跨境电商综试区的具体实施方案出台,他们就会转向E贸易出口跨境电商模式。同时,网来云商还计划在全球布局12个海外仓,使从事出口跨境电商的企业降低通关障碍和运输成本,从而更好更快地将产品送到当地。

郑玉鸿还表示,网来云商将针对企业普遍遇到的语言、渠道、诚信、金融和配套问题,打造跨境电商全产业链服务,以帮助企业更轻松转型跨境电商。

袁琼也有类似感受,她是武汉汉欧国际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欧国际”)市场营销总部总经理。

汉欧国际是中欧(武汉)班列的运营商,后者于2014年4月23日开始常态化运营。截至2018年10月31日,出口班列已开行550列,运输货物48254TEU(1TEU=20英尺标准集装箱)。

袁琼告诉支点财经记者,通过中欧(武汉)班列运输出口的货物,连出口跨境电商的一般贸易模式都不是,而是走的最传统的一般贸易模式,即通过国内有进出口经营权的企业单边出口。

“也就是说以前通过跨境电商做出口的企业很少,在武汉入围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的背景下,会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参与进来。”袁琼解释说,未来一段时间内,武汉和湖北的出口带动作用会很强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