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创造了时代

作者:《支点》记者 肖丽琼点击次数:798   发布日期:2018-12-10

核心提示:40年艰苦奋斗,40年锐意进取,谱写了波澜壮阔的时代史诗,创造了影响世界的惊天伟业。

 

 

历史总是在一些特殊年份给人们以汲取智慧、继续前行的力量。公元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中国开启了改革开放历史新征程。

40年艰苦奋斗,40年锐意进取,谱写了波澜壮阔的时代史诗,创造了影响世界的惊天伟业。

在荆楚大地,一批又一批人上下求索,中流击水,顺应着、引领着、创造着时代潮流,成为改革开放的见证者、参与者、推动者。

 

命运转折

 

1978年,亏损十余年的二汽第一次向国家缴纳了131万元的利润,这是57岁的黄正夏全面主持二汽工作的第一年。

这一年,黄墨滨到任包钢经理刚满一年,他没想到,自己即将跟武汉、武钢结缘,而且这缘分伴随终生。

这一年,在汉正街靠冰棒摊打“掩护”做着小生意的郑举选,在年初因“投机倒把罪”被抓,关进了看守所。

这一年,在嘉鱼县官桥村8组,26岁的村民周宝生连饭都吃不饱,每天琢磨着怎么才能富起来。当时一个工分值只有9分钱,他所在的组却欠着高利贷8000元。

命运的大转折终究要来临。

这年冬天,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胜利召开。神州大地春风解冻,思想回归理性,工作重心转向经济建设,社会秩序开始重构。

1979年,武汉汉正街小商品市场率先全面恢复,全国商品流通体制改革由此破冰。郑举选终于在入狱一年半后获释,并在年底成为武汉市首批个体工商户“汉正街103将”的一员。

几乎是同时,成天做梦的周宝生被推举为8组的生产小队长,组里的旱田被周宝生“包产到户”,水田也被“分户承包”。

而两家国企仍处在困境中。二汽刚刚扭亏,大家撸起袖子正准备大干一场,国家却面临财政极度困境,中央为统筹全局,决定让二汽“停缓建”:不再向二汽投资,只发工人基本工资和设备维修费。

此前的管理混乱所带来的危机,也在此时向武钢袭来。1980年,在武钢工地,一只38吨重的大钟从高处坠下,导致6死7伤;武钢连续两年共漏钢水8000多吨,损失100多万元。

但是,倒春寒岂能阻挡春暖花开?

1980年3月,国务院批准了黄正夏主导提出的“关于自筹资金、量入为出,分期续建二汽的请示报告”。7月,邓小平视察二汽时,热情地赞扬了二汽的建厂思想和经营方针。翌年2月,国家机械委员会批准,以二汽为基础成立“东风汽车工业联营公司”,这是我国第一家汽车工业联营公司,标志着汽车工业开始进入联合、改革、发展的道路。

6个月后,武钢也迎来新掌门人。甫一上任,黄墨滨名声大噪:他在国企里率先实施现代化生产经营管理体系改革。“不准迟到早退,不准上班睡觉,不准上班喝酒”之类,现在看来再正常不过的管理制度,为他赢来“黄扒皮”的称号。紧接着,武钢史上规模最大的“大换血”启动:400多名处级干部“下野”,340名大中专知识分子“上台”,4000名科级干部变动了一大半,大专以上文化程度干部数量翻了四倍。

此时,个体户郑举选的生意也做得风生水起。1982年10月,国家工商总局允许汉正街个体户批量销售国家计划产品,允许厂店挂钩,允许长途贩运,允许价格随行就市。尽管眼睛失明,郑举选心里却更加亮堂,他如鱼得水,开始大进大出地批发经营。

周宝生也终于证明,致富并不是白日梦。包产到户、分户承包让粮食大幅增产,村民不但能吃饱,还有富余。周宝生又带领村民集体经商办厂,熟食店、副食品经销店和冰棒加工厂一年纯利7000多元;他再用这些赚的钱开煤窑、办“农工商综合公司”。

1983年,全国宣布武钢企业整顿验收合格,武钢走上了正轨。在黄墨滨调任武钢3年后,武钢在全国钢铁行业已排名第二。这一年,二汽在黄正夏的带领下实现10万辆的生产目标,比预计提前两年多,向国家缴税4.9亿元,增加固定资产3.9亿元,为东风的发展打下良好的基础。

此时,郑举选在汉正街买下6个门面,在个体户中拥有的门面面积最大;嘉鱼县官桥村小镇上的“农工商综合公司”实现年产值300万元。

 

南方谈话与92派

 

改革开放的巨轮驶入20世纪90年代。经济体制改革经过一次次探索,逐步明确了目标和方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已成共识并深入人心。

1992年,又是一个重要的起点。这年春,“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一路南下,沿途发表重要谈话。

湖北武汉是邓小平南行的第一站。在武昌火车站1号站台,他提出“发展才是硬道理”“三个有利于”等著名论断,还谆谆告诫湖北省委、省政府主要负责人:“能快就不要慢”,“低速就等于停步,甚至等于后退”,“不坚持社会主义,不改革开放,不发展经济,不改善人民生活,只能是死路一条。”

“南方谈话”一见报,全国上下掀起又一轮思想解放的热潮。

这些话句句说在武汉商场总经理毛冬声的心坎上。他48岁执掌帅印,至此已整整10个年头。

毛冬声富有魄力,敢为天下先。他贷款120万美元,请香港公司装修武汉商场,还在商场里开了咖啡厅、游乐厅和验光配镜等跟百货没关系的“玩意”;成立武汉市第一家股份制企业——武汉商场股份集团有限公司,向工行武汉市分行、武钢等6家股东发行股票622万股。

即便如是,“姓资姓社”等各种争论也让毛冬声有些缚住手脚。

“证券、股市,这些东西究竟好不好,有没有危险,是不是资本主义独有的东西,社会主义能不能用?允许看,但要坚决地试。”小平同志在南巡中流传甚广的这些话,为本就跃跃欲试的毛冬声鼓劲、撑腰,他要加速带领武商上市。

此时的武商,历经3次增资扩股,总股本已达到1.4亿多元。为了盖完100多个章,毛冬声半年跑了证监会十余次。1992年11月20日,湖北资本市场迎来了历史性时刻——鄂武商登陆深圳证券交易所,成为“湖北第一股”。

东方风来满眼春,受到南巡讲话激励的又何止毛冬声。

一大批在政府机构、科研院所的知识分子纷纷下海创业,掀起创办市场化股份制企业的浪潮。泰康人寿董事长兼CEO、湖北天门人陈东升,将邓小平南巡后成长起来的一批企业家定义为“92派”,而他本人也自归为其中一员。

那一年,陈东升辞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管理世界》杂志社常务副总编一职,成为市场经济浪潮的最早冲浪者之一。

陈东升在三年内陆续创办中国嘉德拍卖有限公司、物流公司宅急送、泰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

与此同时,另一位知识分子的生意也做得风生水起。作为同龄人,谢圣明和陈东升的经历颇为相似。1977年,谢圣明考入华中师范大学,成为文革后的第一批大学生,专业是中文。大学毕业后,他留校任教。1988年,他辞去大学教师职位,用6000元启动金,办起一家青年心理研究所和《青年心理咨询》杂志,他任研究所所长兼杂志社主编。两年后,谢圣明手里有了200万元的原始积累。

1992年,谢圣明挑选新项目再度创业,并因此结识武汉大学生命科学院教授张廷壁。后者成功攻克卟啉铁工业化生产世界级难题,风靡全国的“红桃K”正是基于此研发出来。

张廷壁以技术入股,获得红桃K集团10%的股份,位列集团董事局8位董事之一,成为湖北省首位拥有亿元资产的科学家。

“红色的逗号”迅速在全国掀起一股旋风,从1997年起,红桃K生血剂连续3年销售超过10 亿元,并获得“中国驰名商标”。

 

水大鱼大

 

三十而立。改革开放走过三十年后,中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经济总量上升为世界第四,进出口总额跃居世界第三。

毫无疑问,刚刚过去的十年,是全球化、信息化浪潮更加激荡的十年,也是离我们记忆最近、体会最深的十年。

财经作家吴晓波求教经济学家周其仁,“对于过往的十年,如何用一个词来形容?”周其仁说出了四个字:“水大鱼大”。

在这十年,“模式创新、资本驱动和法治规范成为商业运营的主轴”。身边的创富故事是那样精彩,目不暇接。

2007年,一家名叫金山软件的公司在香港交易所上市。让湖北人津津乐道的是,金山软件CEO是仙桃老乡雷军。雷军22岁进入金山,一直工作到38岁,在这家公司工作了整整16个年头。

当然,现在很多人不再将雷军和金山软件联想在一起,因为小米横空出世。2010年4月6日,雷军带领初创团队喝了一碗小米粥,小米公司在北京银谷大厦悄然开张。

就在金山软件上市的2007年,刘宝林荣获湖北经济年度人物,他一手创办的九州通进入第八个年头,开启二次创业阶段,九州通发展大提速,当年实现销售收入158亿元,是国内最大的民营医药流通企业。三年后的2010年11月2日,九州通在上交所挂牌上市。

2010年,高德红外在深圳交易所上市,成为A股红外光电第一股。创始人黄立以身价68亿元登上胡润百富榜,成为“湖北首富”。同年,正通汽车在港交所上市,创始人王木清在第二年便成为湖北首位身价超过百亿的富豪。

次年7月,卓尔发展在香港联交所上市,创始人阎志以91.9亿港元的身价成为IPO新贵。同年,阎志收购香港上市港口公司。

“湖北首富”在黄立、王木清、刘宝林、阎志等企业家之间更替,湖北及湖北籍企业家的名声越来越响。这是改革开放成果的一个缩影,也可以说是中国经济发展规律使然。

世界处在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期。中国发展战略格局也出现重大转折,由主要依靠外需向外需内需共同拉动转变,由东部地区率先发展向东中西部协调共进转变,而承东接西、促进区域经济协调发展的战略支点重任落在湖北肩上。

与此同时,中国经济发展步入新常态,创新驱动、消费升级、提质增效等等,成为举国上下的共识。

敢为天下先的武汉、湖北,吸引着海内外的目光。周黑鸭、盛天网络、明德生物、锐科激光、长飞光纤等企业上市,斗鱼直播、安翰光电、卷皮网、斑马快跑及直播优选位列独角兽榜单,摩拜、猿辅导、江民科技等互联网新贵选择武汉建立“第二总部”……

今年7月9日,说着“Are you OK”火爆互联网的雷军,带着小米在港上市。不久,他来到武汉,看望小米、金山、顺为武汉总部员工时说,希望十年内把武汉总部建设成上万人的公司。

而这,仅仅是又一个新的开始。(支点杂志2018年12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