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东升:做正确的事,时间就是答案

作者:《支点》记者 李文卉点击次数:1152   发布日期:2018-12-10

核心提示:创业创新的洪流浩浩荡荡,从来没有人能够阻挡。

 

泰康保险集团董事长陈东升

 

“这里是能治愈我一切疲惫的地方。”在新近的“你最喜欢的武大一景”讨论中,有学生这样形容武汉大学万林艺术博物馆,很多人点赞表达认同。在旅行分享社区马蜂窝上,网友们将万林艺术博物馆列为武汉大学的必游景点,认为它是继樱顶之后,武大的又一标志性建筑,“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碰到不错的展览,就更加不得了啦”。

如果看到了这些评论,“超级学长”陈东升肯定会欣慰地一笑。

2011年6月,泰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后更名为“泰康保险集团”)董事长陈东升决定个人出资1亿元,捐建万林艺术博物馆,为武汉大学120周年校庆献礼。后来这笔捐款追加到1.2亿元,在万林艺术博物馆于2015年投入使用后,他又向博物馆捐赠了价值3000万元的艺术品。

整座建筑造型就像一块飞来之石,设计灵感来源于这样一个典故:1983年,陈东升大学毕业时在珞珈山顶一块石头上刻下了一个“始”字,寓意“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30多年前武汉炎热的毕业季里,一个花了大半天时间在石头上刻下励志“始”的汗流浃背的青年,肯定没想过30多年后的自己,会在母校建下另一块“巨石”。

还有一个挺有意思的巧合。

1988年,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管理世界》杂志任副总编辑的陈东升,决定效仿《财富》世界500强的排序方法,做一个中国500家大企业评价,第一年评出100家大企业,第二年开始评中国500强。这件事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发表了他的《我评出百家最大工业企业》。30年后,陈东升创办的泰康保险集团以240.58亿美元的营收,入围2018《财富》世界500强,位列第489名。

不妨把这些看似冥冥之中的安排,放到更长一点的时间轴里去,一定能探寻到关于巧合以外的蛛丝马迹。

 

1979:与武大有关的日子

 

1957年冬天,陈东升出生在湖北天门县城的机关大院里,小时候最爱读的就是父母单位里的报刊杂志。“我们那时候流行做剪报,把自己觉得好的文章剪下来贴到本子上,谁贴的越多就证明越爱学习。我贴了好多本,到现在还留着。”近半个世纪之后,陈东升回忆起自己年少时的知识启蒙,还很兴奋。他告诉支点财经记者,上世纪70年代初,有一期《参考消息》用三分之一版介绍了可携带式电话,并预言它会改变世界,那时候他第一次知道了美国有家公司叫摩托罗拉,“那些文章满足了一个少年的好奇心”。

恢复高考后,1979年,陈东升考入武汉大学经济系。“说到改革开放,我大学期间印象最深刻的其实是教育改革。武汉大学的刘道玉校长作为当时中国最年轻的大学校长,推行了一系列教育改革,包括选修制、学分制,让武汉大学成为最令人神往的校园,很多北大、中科大的学生转学过来,当时我们觉得很骄傲。”陈东升说。

在武大求学期间,陈东升喜欢到珞珈山顶一览武大全景,也喜欢到湖边细看东湖白浪。“可能我有夸大,那时候觉得自己就像在哈佛、耶鲁或者在芝大上学一样,是那样一种学术氛围。”他有些动情。

刘道玉到武汉大学任职校长时,陈东升升入大三,作为教育改革的直接受益者,陈东升去哲学系选修了西方哲学史。“这改变了我整个思想体系和价值观,后来我成为一个非常激进的开放青年。” 

可即便是思想解放的开放青年,在那个年代,也不会把从商作为自己职业的第一选择。

“我其实从没想过下海。这与我们青少年时期受到的教育有关,一开始想当科学家,像钱学森、华罗庚那样。高中时期读了《马克思传》,又想成为马克思那样的大理论家,那时的梦想是在《红旗》杂志、《人民日报》上发表理论文章。”陈东升笑言,自己终于在28岁时实现了梦想,在《红旗》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关于世界商品贸易规律与趋势的文章,虽然并不是什么“大理论文章”。

1983年的毕业季,陈东升跟几个关系要好的同学登上珞珈山顶,即将奔赴各地工作的他们各个踌躇满志,“站在山顶,我们都放空,志向很大。”

陈东升进入对外经济贸易合作部国际贸易研究所发达国家研究室,从事国际贸易及宏观经济研究,后又成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管理世界》杂志社副总编。

 

1992:决定下海

 

1992年1月18日到2月21日,87岁的邓小平视察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沿途发表了重要讲话,后被整理成“南方谈话”。

“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改革开放胆子要大一点,抓住时机、发展自己,关键是发展经济。发展才是硬道理。”这些提法给了僵硬思潮致命一击,在经济上也形成了空前的号召力。

据说,“92派”这个词是陈东升发明的。

据《中华工商时报》统计,受“南方谈话”影响,1992年度全国至少有10万党政干部下海经商,他们中的佼佼者同属于“92派”。陈东升是“92派”的领军人物。

陈东升回忆道:“在《管理世界》做中国企业500强评选,对我的人生有很大影响。” 那时候,全社会有一个关于如何强国的大讨论——是应该科学报国,实业报国,还是教育报国?

他曾经把中国500强和世界500强对比,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世界经济总量的排序和它拥有的世界500强企业数量完全成正比。这给了他很大的启示:实业强国是根本,经济决定一切,没有一大批世界级的企业,中国的强盛就不存在。那时候的他已经意识到,中国会进入一个经济复兴的时代,办企业、开公司会成为一股巨大的经济浪潮。

就在这时,国家体改委出台了《股份公司规范意见》《有限责任公司规范意见》,陈东升认为这两个文件是“中国企业发生真正变革的转折点”。

“当时想创立企业,可是不知道资本从哪儿来,有了这两个文件后,就可以去募集资金,可以去根据一种商业模式寻找投资人来投资。”他后来下海并先后创立三家公司,都是基于这两个文件。

“改革开放初期就有很多人去做生意,产生了很多‘万元户’,但那时候我们只会说这批人不错,很有勇气,但下海这件事还没有成为社会的主流共识。”陈东升说,1992年下半年召开的中共十四大,正式确立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的改革目标,才让创业开始成为社会的主流价值观,那一批下海的社会精英,“有很强的家国情怀在里面的,舍我其谁”。

 

曾经:“创新就是率先模仿”

 

1993 年 5 月,“中国嘉德国际文化珍品拍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德拍卖”)正式成立,成为第一家全国性的股份制拍卖公司,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中”字头的拍卖公司。

“那个时候就是满腔热血,当时都没有拍卖的概念,除了在电视上看过,什么都不懂。今天请教这个,明天请教那个,还去香港把拍卖过程录下来,回来大家一起看。”陈东升提出了“创新就是率先模仿”的观点。

“当时美国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市场经济国家,大多数的前沿学术创新、科技创新都在那,我觉得美国火的东西中国一定会火,于是就有了‘创新就是率先模仿’的想法。找最好的葫芦画瓢,找最好的商业模式来复制,成功的概率会大大提高。我那时候创办嘉德拍卖,对标的是苏富比,我和我弟弟创办宅急送,口号是要做中国的Fedex。做泰康保险的时候,左眼看友邦,右眼看平安。”陈东升对支点财经记者说。

那么“92派”的企业家们当时是如何选定创业行业的?“用市场经济的雷达去寻找市场盲点,抢占市场。”这是陈东升的另一句总结——用计划经济的余威去抢占市场经济的滩头。

1990年,陈东升去日本访问。他看到日本满大街都写着“东京生命”“住友生命”“日本生命”“海上火灾”,觉得很奇怪,就问了当时在日本留学的朋友。原来,“火灾”就是财产保险公司,“生命”就是人寿保险公司。他才恍然大悟,原来人寿保险可以做成这么大的生意。在研究“财富500强”时,他也发现其中有不少就是保险公司。陈东升当时就想,保险公司可以做成一个企业巨擘。

通过4年的申请,1996年8月,泰康人寿终于获准成为《保险法》颁布后的中国第一批股份制保险公司之一。

“我当时一听说有机会做人寿保险,马上跑到王府井新华书店,把只要有‘保险’二字的书通通买下来,逢人便说我要办一家人寿保险公司,很多人觉得我是神经病。花了4年才拿下牌照,但我从没想过放弃。”陈东升认为,创业还需要一份憧憬和坚持,这很重要。

2007年,陈东升还是用“创新率先模仿”的方法论,去看看其他地方是怎么做养老产业的。他先后去了日本、中国台湾地区考察,觉得都不是他想要的。直到去了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的一个中心养老社区,老年人活力、自信、快乐的生活,深深震撼了他,他决心把这个生活方式和商业模式带回中国。

10年来,“摸着石头过河”的泰康保险集团,从养老社区,到医养融合,再到打造“保险+医养+资管”闭环,完成了一次成功的商业模式创新。

2016 年 7 月,泰康保险集团以 16.25 亿元人民币控股 13.52%,成为苏富比单一最大股东。从模仿者到并肩者,被彭博称为“一个中国企业家不忘初心的圆梦行动”。截至2017年底,泰康保险集团资产规模达7128.54亿元,管理资产超1.2万亿元,入围世界500强。

 

40年后再出发

 

“改革开放就是一个时代的巨浪,把所有的人,男人和女人、老人和少年,全都裹挟进来,历史就是这样前进的。创业创新的洪流浩浩荡荡,从来没有人能够阻挡。”今年3月,在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年会上,陈东升的发言很是豪迈。

“泰康保险集团成立22年来,从一家传统的保险公司,走向一个多元的保险集团,把养老和医疗保险、医院和养老社区的建设结合起来,创造了新的商业模式。从这个角度来说,企业的发展历程跟中国经济的改革进程也是吻合的,中国也开始从模仿创新,进入到一个自主创新的时代。”陈东升说,中国经济通过40年的高增长,跑马圈地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进入了整合的时代。只有依靠自主创新,才能把企业做大,让经济更有竞争力,这是市场经济的规律。

他总结,40年来,中国的企业家精神从不自觉到自觉、从被动到主动、从狂野到成熟、从躁动到平静、从赚钱到做社会公益,在进步,也在进化。从最早提出改革开放,到1992年确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到本世纪初加入WTO,再到现在提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还特别出台了保护和弘扬企业家精神的文件。“这些都是史无前例的,未来还要靠年青一代的企业家,把伟大故事继续演绎下去。”

1983年在石头上费力刻下“始”字的陈东升,1988年在尚未建立起市场经济制度的中国评出百强企业的陈东升,花了4年才拿下人寿保险牌照的陈东升,都好似偏执狂。只要时间还在行走,历史的车轮就需要这样的闯劲来推动,时间就是答案。(支点杂志2018年12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