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军:要干惊天动地的事

作者:《支点》记者 李文卉点击次数:909   发布日期:2018-12-10

核心提示:论勤奋,无人能出雷军其右,他才不会闲着。而一个懂得顺势而为的人,浪潮只会把他带到更远处。

 

小米公司董事长雷军

 

因为小米上市,2018年雷军的曝光度比以往年份更高。也是因为上市,在新近公布的胡润富豪榜上,雷军以1100亿元的身家,成为湖北籍企业家中的“新晋首富”。

“谁不说咱家乡好”的雷军,正在与湖北发生越来越多的“强关联”。

2017年6月,小米迈出建设湖北总部的步伐,与武汉市政府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同年11月18日,小米、金山、顺为在光谷金融港举办入驻办公仪式。

今年6月,小米武汉总部正式揭牌。8月15日,在小米总部举行的小爱同学庆祝大会上,雷军鼓励北京员工转岗到武汉工作,将按照到武汉的落地人数分房子。

在胡润富豪榜发布的两天后,小米又爆出消息:员工“搬迁”到武汉后,工资待遇基本不变,公司会为员工提供15天酒店住宿补贴,除此以外,还有3万元的搬迁福利费,想要购房的员工也不受当地限购政策影响,可以马上获得购房资格。

不管外界如何评价小米搬迁,至少立志“一定要干些惊天动地的事情”的雷军,在创办小米这件事上是成功的。

雷军说:“小米的发展离不开改革开放带来的社会红利,中国成了全球制造业的中心,而小米成长在中国也享受了中国制造中心带来的一切便利。”

 

从广埠屯到中关村

 

1969年12月,雷军出生于湖北仙桃市。“我从小就是好孩子、好学生,根红苗正。我们仙桃中学也还挺厉害的。6个班考了17个清华、北大,我高二的同桌上了北大,高三的同桌上了清华。”1987年高考时,由于好友填报了计算机专业,“为了日后和好友仍有共同语言”的雷军也选了同样的专业,考进武汉大学计算机系。此前,他曾用过苹果的老式电脑,但没想过自己的未来会跟电脑扯上关系。

雷军两年修完了大学四年的课程。他掌握了一些诀窍,譬如重要的课程,就上四分之一的课,不太重要的就只上八分之一。他认为计算机专业不是一门理论性很强的学科,搞懂精髓之后,所有的东西都挺简单,“强调的是实践。”

“一本书、一个人改变了我一辈子,这使得我大一的时候,就想开一家世界一流的公司。”雷军曾这样说,这本书就是他在武汉大学图书馆看过的《硅谷之火》,“那是上世纪80年代的一本书,印得很粗糙,翻译也跟今天不太一样,但我看了激动得不行。”

该书第一版于1984年发行,讲述了截至当时的“本世纪唯一而数额最大的合法积累的财富”(风险投资商约翰·多尔语)的那些人的故事,其中包括盖茨、乔布斯的早年创业传奇。

读书之余,雷军最常去的地方叫“武汉电子一条街”(今广埠屯IT数码一条街),这条街被誉为武汉的“中关村”,有大大小小的电脑公司数百家,还有大批的IT创业者。

雷军闯荡广埠屯最初是为了“蹭电脑”。他认识电子一条街上的一个工程师,他们公司有很多样机和展示机,他就打着帮忙和兼职的幌子来接触电脑。由于雷军的电脑知识丰富,动手能力强,便渐渐成了这里的名人。

雷军还在广埠屯结识了后来的创业伙伴王全国。王全国毕业于武汉测绘科技大学(后并入武汉大学),后留校任教,他当时在一家校办的电脑公司负责技术支持。很快,这位比雷军高三级、长四岁的留校老师成了他最好的朋友。

大四时,雷军和王全国、李儒雄等人一起创办了三色公司,成为中国第一代的IT创业者。雷军说:“看起来我们的团队很强大,最多的时候有14个人,业务范畴也挺宽的,卖过电脑,做过仿制汉卡,甚至接过打字印刷的活。”但实际上,三色公司度日维艰,不要说公司运营,即使他们生活上也面临着等米下锅的局面。半年以后,三色公司决定散伙,清点公司资产时,雷军和王全国分到了一台286电脑和打印机,李儒雄分到了一台386电脑。

三色公司的失败显然改变了雷军的创业理念,多年以后,他表示对大学生创业模式不提倡不鼓励,“我们得考虑中国的国情,我们跟美国的国情真的差别很大,我们大学的教育其实素质和能力教育相对偏弱,这样出来创业的话,成功率是很低的,而且可能我们鼓励学生创业还耽误了他应该有的学业,有点得不补失。”

毕业后的1992年,应“WPS之父”求伯君的邀请,雷军以第6名员工的身份加入金山公司。随后WPS几乎垄断了中国的办公软件市场,在上世纪90年代初,学WPS是中国人掌握电脑的第一步。

在金山最辉煌的时候,微软带来了Windows,执拗的雷军带着抗衡微软的决心,连续开发了WPS2000、金山毒霸、金山词霸还有网游剑侠情缘等20多款软件和游戏。2007年,在雷军的带领下,金山公司成功在香港IPO。

在金山工作的16年里,雷军每天工作16个小时,一周7天无休,长期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跟学生时代一样,“勤奋”一直是他的标签。

 

成为天使投资人

 

如果你想更了解雷军,B站(bilibili)是个好地方。关于雷军的每一个视频,都是一场弹幕的狂欢,无论你是不是他的粉丝,都能从这巨大的违和感中见识到他超高的人气。

于是小米公司“顺势而为”,专门在B站推出官方账号,发布了雷总教你学美妆、雷总教你拍出更美自拍等“最为鬼畜”的视频,并凭借这些收获了62.4万粉丝,近1800万点击量。雷军就此奠定了与张召忠、唐国强比肩的B站三大中老年男神地位。为了小米,雷军也是很拼的。

当然,雷总并不擅长教人美妆和自拍,他倒是很会投资和教人创业。

1998年,29岁的雷军已经成为金山公司的总经理。而那一年,马化腾还在想要不要做个网络寻呼机,马云推销黄页的生意刚刚失败,李彦宏还没回国,刘强东刚在中关村卖电脑。又一个10年过去了。2007年,一手带领金山公司成功IPO的雷军决定辞职,在完成了一个学霸在大公司里的最强履历之后,他决定开始另一种修炼。

2010至2011年间,雷军先后参与成立小米公司和顺为资本,默默当起了天使投资人,他的成功学也慢慢开始浮出水面。

周鸿祎在1995年结识雷军,当时周研究生毕业不久,在方正做程序员,雷已经坐镇北京金山。周鸿祎把那时与雷军的交往定义为“很长时间的仰视”,“在我们这一拨人里,他出道的时候,也许丁磊、马化腾都刚参加工作,没准儿陈天桥还在学校呢,我也刚毕业参加工作。按世俗的标准,他更早获得了社会的认可。实话说,从江湖辈分来说,他比我们要高。”

“雷军真正脱胎换骨的变化是他离开金山,出去做投资。在那之前,你可以说雷军还不太懂互联网,在那之后,雷军成了一个互联网专家。”周鸿祎曾这样评价,过去的雷军被金山的包袱拖住了。“我觉得他当年离开金山,也许不太开心,但这个挫折没有把他击倒,反而是给了他一个跳出来反观自己的机会。一旦把互联网的‘道’弄明白了,雷军过去这么多年积累的那些‘术’马上就会发挥作用。”

这种脱胎换骨,与其说是水准的提升,不如说是心态变化所致——雷军终于得以松弛下来,远离日常杂事,把自己的才能更多地注入到天使投资当中,并借此掌握了属于自己的一套常识——后来他口中的互联网思维七字诀:专注、极致、口碑、快。

其实早在2005年,他卖掉卓越网后有了现金,先后投了拉卡拉、多玩YY、乐淘网、凡客诚品等20多家公司。目前,顺为资本管理着三只合计17.5亿美元的美元基金和两只合计20亿元的人民币基金,投出了今日头条、快手、丁香园、美菜、51Talk、爱奇艺等多家独角兽企业。

雷军投过的很多企业,后来都成了“小米生态链”的一部分。

 

雷布斯本人

 

2008年12月10日雪夜,北京燕山酒店对面,酒廊咖啡馆,过着40岁生日的雷军有点低落。

“金山IPO之后,雷军很落寞,迷失了,每天早上起床不知道要干嘛。”在老部下黎万强的记忆里,金山共事7年,他从未见过雷军这个样子。“那是他的调整期。他开始刻意不要司机,每天背个包去徒步。他很不适应这种状态,说,我怎么成了退休老干部了。”

一个业内普遍的认识是:论勤奋,无人能出雷军其右,他才不会闲着。

2009年前后,中国乃至全球最大的风口就是移动互联网,雷军所投资的欢聚时代、UC浏览器等,都享受着移动互联网的红利。在雷军看来,当时绝大多数创业公司都是基于软件的创新,而几乎没人触及到硬件领域。恰巧那几年,乔布斯推出的颠覆性的手机产品iPhone风靡全球,在中国,更出现了多款模仿苹果的山寨机。

“有没有可能做出一款基于移动互联网、软硬件一体化体验的手机呢?”自此,雷军萌生了再次创业的想法。2010年4月,雷军与几个合伙人一起创立了一家新公司:小米。

也不知是雷军的运气好,还是他抓住了他所说的“势”,2011年左右,中国智能手机市场除了高价的苹果、三星、摩托罗拉、LG等知名品牌外,售价较低的国产品牌大多缺乏竞争力。也就是说,当时的手机市场,要么是好用但价格太贵,要么是便宜但档次太低,而标榜“为发烧友而生”的小米,恰好切中了消费者想用好手机又不想出高价的“痛点”,一推出就火了。

2011年6月,小米首款智能手机小米1问世,当年出货量30万台。2012年,小米出货量猛增2296%至719万台,成为国产手机品牌的生力军。2013年,出货量又增长至1870万台。2013年9月,小米2销售突破了1000万台,成为第一个销量过千万台的国产手机品牌。根据IDC发布的数据,2014年,小米以6112万台的手机出货量,第一次摘得国内手机厂商桂冠,创造了神话。

小米也成了资本市场的香饽饽,在资本市场上的估值节节攀升:2010年2.5亿元、2011年10亿元、2012年40亿元、2013年100亿元、2014年450亿美金……估值纪录一次又一次被刷新。

小米的持续火爆和估值的爆炸式飙升,瞬间点燃了众多草根创业者一夜成名的梦想,雷军也被他们尊称为“雷布斯”。雷军的“互联网思维七字诀”更是被创业者奉为圣经。

小米也经历过2015-2016年的两年低潮期,雷军多次表示不需要“反思”,需要的是“补课”。补什么课?渠道曾是小米最大瓶颈之一,“小米线下渠道做晚了。今天传统零售和传统渠道依然是 80% 的市场,这是小米遇到的最大问题。”

从2017年开始,小米明显加快了线下渠道的布局。雷军多次表示,在未来3年时间里开业1000家线下体验店——小米之家,“小米的商业模式不应该是电商,而是新零售”。2017初,小米之家在全国只有70多家店,截至今年10月初,小米之家门店数量已经达到500家,1000家的目标说不定会提前实现。

说回公司搬迁,驱动因素绝不仅仅在于雷军对家乡的朴素感情。

有分析认为,上市之后的小米,如何能够保证财报数据的好看,这对承诺硬件利润不超过5%的小米来说,压力不小。而从产业结构来讲,武汉在制造业上的积累和投入,在新一线城市中位于前列,还被评为智能硬件领域第二家国家级制造业创新中心。小米总部落户武汉之后,小米的上百家生态链公司和公司部分主营业务也将迁往武汉。搬迁是顺理成章的事儿。

一次接受采访时,雷军曾这样说:“改革开放几十年来,有无数次这样的机会,比如90年代去深圳炒股票,去海南岛炒地皮,比如一大堆,可惜我一个都没有捞着。”这当然是自我调侃。

一个懂得顺势而为的人,浪潮只会把他带到更远处。(支点杂志2018年12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