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少勋:湖北首善不“贪杯”

作者:《支点》记者 肖丽琼点击次数:1225   发布日期:2018-12-10

核心提示:很多企业不是做小做死的,而是做大做死的。

 

劲牌有限公司董事长吴少勋

 

10月9日,2018胡润中国富豪榜发布,62岁的劲牌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吴少勋以85亿元的财富名列湖北富豪第二。

上世纪90年代,那一句朗朗上口的广告语“劲酒虽好,可不要贪杯哟”,让劲酒家喻户晓。但提起吴少勋的名字,可能连很多湖北人也没有听说过。

如今更少为人提起的,是20年前劲牌酒厂掀起的那场“国企改制为民企”的改革,其引发的巨大思想碰撞,演化为湖北对民营经济发展的深层思考。此后,围绕吴少勋个人的争议延续多年。

2017年,劲牌成功跻身白酒行业“百亿俱乐部”,销售额逾104亿元,纳税额逾28亿元。20年前,劲牌酒厂还是一个年产值不足8000万元、上缴税收740万元、员工人均负债2万元的县级国营企业。

光阴荏苒。时间给出了最好的答案。

 

“劲酒虽好,可不要贪杯哟”

 

吴少勋的低调,已经成为一种习惯。近年来,他鲜于公开露面,即便是面对质疑、遭受委屈之时,也多是一种淡然处之的态度。

今年5月,胡润研究院发布《2018胡润慈善榜》,吴少勋再次榜上有名,位列“湖北首善”。榜单遭到湖北省慈善总会官微质疑,称榜单上捐赠数据“少了”,与实际捐赠额“相差近十倍”,并喊话“胡润百富”要求更正。作为当事人,同时也是湖北省慈善总会荣誉会长的吴少勋,却表示“没有必要”,并要求公司相关部门“不回应、不解释”。

这种低调,或许是久处于风暴眼后的一种反应本能。

1956年,吴少勋出生于湖北大冶农村。父亲早逝,少时家贫,兄弟姐妹多。中学毕业后,吴少勋回家放牛。

1974年,吴少勋应征入伍,历任汽车班长、连团支部副书记等职务。

1980年,吴少勋转业到大冶纱厂工作,先后担任班长、车间主任、副厂长、厂长等职务。1987年,他来到大冶县御品酒厂(劲牌有限公司前身)任厂长兼党委书记。

彼时,酒厂非但没能抓住机遇获得高速发展,原有体制的弊端和企业管理的漏洞反而逐渐显露。工厂产值不足500万元,负债却高达700万元,仓库堆满了销不出去的酒。每产一瓶酒要亏损两角钱,只能通过政府补贴来实现盈亏平衡。企业举步维艰,人心浮动。

吴少勋一面四处考察、取经,改善企业管理,引进人才,一面开展市场调研,开发新产品。1989年,“中国劲酒”横空出世,这被视为劲牌公司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

吴少勋行事低调,却舍得花气力吆喝。当时,电视的普及率还不高,吴少勋却坚定地认为,企业要想脱颖而出,必须做大品牌影响力,其中最有效、最直接的方式,就是投放电视广告。吴少勋亲自带着产品到中央电视台去洽谈广告投放事宜。

为了拍出富有新意的广告,吴少勋亲自参与创意。推出一条脍炙人口的广告语,非常关键。在头脑风暴时,有人提出“再好的酒,也不能贪杯”,这种提倡适量饮酒的理念立刻得到大家的认同。几经斟酌,吴少勋提出“劲酒虽好,不要贪杯”,讨论后最终定为 “劲酒虽好,可不要贪杯哟”。

1993年,姜昆“主演”的劲酒广告一经推出,迅速火遍大江南北。那句广告语成了一句流行语,家喻户晓。与此同时,“劲酒”快步走进了千家万户。

一份来自劲牌公司的数据显示,1997年,酒厂正式更名为“湖北劲牌酒业有限公司”,总产值较10年前增长了2088%,上缴税收增长852%。

 

“改制风波”

 

改革、改制,是劲牌公司发展史上绕不过去的关键词。也正是20年前的那场改制把吴少勋推上风口浪尖。

“劲牌风波”究竟是一场怎样的风波?2017年7月,在大冶市举行的一场“思想解放大讨论辅导报告会”上,劲牌公司改制经历者、参与者,大冶市政协原主席黄治尧口述了那段历史。

1997年5月,酒厂实施第一次企业改制——股份合作制改革,实行全员持股。股改后的酒厂产权不明晰,企业所有权和经营权没有实现真正分离,“穿新鞋、走老路”。1997年底,公司负债4000万元,亏损500多万元。

黄治尧回忆,湖北省委组织市州县大型代表团到改革开放前沿城市温州等地参观学习,明确提出县域经济以民营为主。最终,大冶市委市政府决定,把劲牌酒厂的改革落脚点落到改变公有公营,实行民有民营的问题上——将酒厂卖给个人,改制为民营企业。

这个消息,引起了中央到省市全国20多家媒体的关注。“后来,省里有关同志来劲牌调研之后,实事求是地向省委反映情况,省领导对此表态,可以先试,摸着石头过河,不打压、不追究。省国资委调查组对劲牌的改制方案以及处理结果基本肯定,并提出了一些有待探讨的问题。” 黄治尧说。

劲牌改制正式提上日程。卖给谁?员工意见出奇的统一。全厂千人大会上,无记名投票,94%的员工同意吴少勋当选酒厂掌舵人。

吴少勋成功当选后,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第一件事就是精简人员。所有人员都要买断工龄,重新聘用上岗;科室负责人压缩1/3,充实生产第一线,酒厂员工从800人精简到600人。

由于政策透明、兑现到位,职工下岗、转岗实施顺利。自此,劲牌公司正式进入了发展的快车道。

 

“登山论”

 

1998年,劲牌成功改为民营企业后,吴少勋开始在慈善方面下大力气。

吴少勋认为,扶贫先扶智,哪怕一丁点资助,也许能改变一个贫困生甚至一个家庭的命运。“劲牌阳光班”如今遍布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的84所高中,受惠学生19300余人,累计投入1.67亿元。

2016年1月,由劲牌公司投入1.13亿元捐建的大冶体育公园建成开放,迅速成为大冶市民休闲健身、运动娱乐的最佳选择。8个月后,劲牌出资1.75亿元捐建的黄石柯尔山白马山公园在磁湖之滨建成开放。

湖北省慈善总会公开的年度审计报告中的数据显示,2017年4月1日至2018年3月31日期间,劲牌有限公司仅通过湖北省慈善总会累计捐赠款物就达51899.79万元。2007年,“湖北慈善劲牌公益基金”设立,10余年间,劲牌酒业仅通过湖北慈善总会的捐赠总额已超过12亿元。

不论胡润慈善榜是否少算了捐赠数额,吴少勋“湖北首善”的身份亦毋庸置疑。

有人将吴少勋的慈善归因于他的“又红又专”——回报家乡,回报社会。红,是劲牌的一个明显标志。不仅劲酒的酒色是红的,在大冶,曾经劲牌公司的门楼乃至琉璃瓦都是红色。

吴少勋曾就企业管理提出的“生态论”也可解读为其慷慨慈善的另一种原因。他认为,企业发展要确保外部经济生态、社会生态、环境生态和内部人文生态的协调发展。

吴少勋喜欢跑步、爬山和游泳。他还提出过“跑道论”、“登山论”。“跑道论”是指企业发展是马拉松长跑,而非图一时之快的短跑。所以,劲牌不会搞“大跃进式”的发展。提前布局,耐心呵护,才是吴少勋的风格。

在2016年销售额92亿元,2017年即将破百亿元之时,吴少勋在公司内部发表了一篇《我们到底要什么?》的署名文章,阐释“登山论”。

他在文章中坦言,企业发展的过程就是一个攀登的过程。越向上,遇到的困难越大,对企业的要求越高。达到百亿目标之时,在这个高度上,其实是越发困难的。所以,别把一切看得太简单,否则,就离“下山”不远了。”

“改革开放40年,中国有很多企业都不存在了。问题出在哪里呢?我认为是发展和生存这个矛盾没有处理好。有的想通过增长、发展去解决和掩饰一些矛盾,结果适得其反。很多企业不是做小做死的,而是做大做死的。所以,度的掌握、增长欲望的控制,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挑战和考验。”他如是说。(支点杂志2018年12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