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红书:从上海“红”到武汉

作者:《支点》记者 张帆 蒋李点击次数:889   发布日期:2018-11-13

核心提示:小红书是有着“武汉基因”的独角兽企业,两位创始人同为武汉人——在估值超过30亿美元的互联网企业中,具备这一特征的独此一家。

 

小红书创始人毛文超(右)、瞿芳(左)

 

“最近觉得脸有点肿,不知道张雨绮在小红书上推荐的刮痧板有没有用?”

“马上要去韩国旅游,上小红书查查有什么好玩的好吃的。”

“这个国外的小众品牌在小红书‘福利社’有卖耶。”

2013年创立的小红书,是年轻群体的“生活宝典”+购物平台——用户在APP上通过图文笔记、短视频等形式分享信息,涉及时尚、护肤、美食、旅行、影视、读书等领域。目前APP每天产生数十亿次的笔记曝光,注册用户数已突破1亿,主流群体是90和95后。

从总部上海到武汉,这家估值超过30亿美元的社交电商公司从去年开始便启动了一场跨越上千公里的扩张之路,在光谷打造了全新的第二总部。

 

两个武汉伢的“小红书”

 

小红书是有“武汉基因”的独角兽企业,两位创始人同为武汉人——在估值超过30亿美元的互联网企业中,具备这一特征的企业独此一家。

小红书两位创始人毛文超和瞿芳都是土生土长的武汉人,一个家住三眼桥,一个住新华路,他们2006年就已相识。

2012年,刚从美国斯坦福大学读完MBA的毛文超约瞿芳喝酒,当时的毛文超已有创业意向,跟瞿芳说想往“互联网+旅游”方向发展,而喜爱购物和旅游的瞿芳也发现其中确实“有机可乘”: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始出境游玩和买买买,但由于资讯不畅,不知道哪里能买到合算的商品,亟需海外购物攻略、心得和参考建议。

于是,毛文超和瞿芳的合伙关系自此开始,两人决定共同开发一款提供海外购物资讯的平台,并为产品取了个有趣且接地气的名字“小红书”。

2013年3月,他们在东湖听涛轩东侧的小岛上定下了“户口本”名称:行吟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该名称出自武汉著名历史建筑行吟阁。同年12月,APP正式上线。

小红书的模式为UGC(User Generated Content 用户原创内容),不同于传统旅游攻略发布平台,用户间的互动性特别强。

譬如,小A有款护肤品用得不错便在小红书社区中晒出,感兴趣的人就纷纷留言:在哪买的?适合敏感皮肤吗?多少钱?之后,小A将购物地点、价格发在后面,其中一些人把它列入购物清单,并在使用后也来发表了自己的心得。

这些高质量的内容分享带来了爆发式增长——小红书APP上线后的两个月正值春节,在七天春节假期里,其用户数量增长了7倍。

2016年起,小红书将人工运营内容改成了机器分发的形式,通过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将社区中的内容精准地匹配给对它感兴趣的用户,用户们发现小红书越来越好逛。

随着社区用户数量的壮大,用户喜好也开始多元化,他们不仅分享购物经验,还开始涉及到其他领域,如化妆技巧、护肤心得等,更希望能直接购买到好物。

2014年8月,小红书推出自营电商业务。同年12月,小红书开始搭建供应链,建设了自己的海外仓库、国内仓库和保税仓库,并正式上线电商平台“福利社”。

电商与社区的初步打通,让小红书上的海量内容和商品达到更好匹配。从2017年年后开始,小红书几乎每天新增用户达20万。

发展到一定规模后,小红书如很多互联网企业一般产生了“溢出效应”——在一线城市成本高企的背景下,企业希望在异地扎根,作为拓展业务的战略抉择。

“去年武汉出了一系列招商引资政策,我们在很多渠道接触到这些信息后,就产生了回来的想法。不过,我们并非武汉招商部门‘招来的’,而是主动选择来汉的。”小红书武汉总部负责人陶芸对支点财经记者说。

小红书创始人瞿芳也表示,小红书选择武汉,不仅因武汉是自己家乡,更是因这座城市展现出的发展动能与广阔前景,武汉是互联网优秀人才洼地,特别适合小红书发展。另外,武汉的政策、人才、交通、产业链都很吸引人。

 

第二总部诞生记

 

10月初,支点财经记者来到光谷世贸中心,这里与不远处的保利国际中心均为小红书武汉总部办公室所在地。办公室主色调是红色,门口墙面上印着众多高颜值小红书达人的分享界面,氛围轻松活泼又井然有序。

与毛文超和瞿芳一样,陶芸也是武汉人。

这些年来,陶芸在上海打拼出了不小成绩。尽管已建立了家庭,由于高房价和购房资格的原因,她始终没在上海买房。2017年7月,正好自己供职的企业小红书决定要在武汉设立研发中心,她终于有了合适机会回到武汉,负责研发中心的筹建工作。

今年3月,小红书与武汉东湖高新区正式签约,将在光谷合作共建包括研发、运营等综合职能的第二总部,主要支持小红书科技总部、保税仓、云客服等项目运作。

6月21日,小红书将武汉首个办公地点设在了保利国际中心,与运营今日头条、抖音的字节跳动研发中心做了邻居。除这两家公司外,这里还是比特大陆、微派网络、出门问问等多家互联网科技公司在武汉的办公地点。

发展初期,最难的就是解决异地管理上的问题。

“前期出差的人很多,从上海派遣了不少工程师长期驻扎武汉,帮助把武汉总部的整体框架搭建起来,有的人是一来就待半年多。”陶芸说。

如今武汉业务逐渐成熟后,两地之间的出差没那么频繁了。不过,研发团队办公室也配置了高端视频设备,保证高效解决需要协同的问题。

在招聘人才方面,陶芸并未遇到太多困难。

如前文所言,陶芸曾遭遇一线城市房价压力,而这也是很多一线城市互联网企业的中层研究人员所共同面临的共同问题。

“这些人以前想回来,但找不到合适的工作,现在机会出现了。”陶芸表示,研发团队一半是从一线城市回流,“这一半人员中,从小红书上海总部内部调来的就有10多人。”

针对上海总部调来的员工,薪酬不做调整,该多少还是多少。

另一方面,小红书也加大了本地人才的招聘力度。去年9月,公司在华中科技大学举行了一场校招活动,瞿芳在台上问有多少人愿意留在武汉时,至少1/3的人举起了手。

“效果还蛮明显,今年已有十五六个人已正式入职了。”陶芸表示,小红书对研发岗优秀毕业生开的月薪在1.2万-1.6万元之间。这样的薪水,即使放在一线城市也不算低。

即便如此,武汉总部运营成本还是比上海少很多。一是由于办公租金比上海便宜,二是同等岗位上的人力成本也相对更低。

如今小红书全国员工大概有2000多人,而武汉总部人数已经高于上海总部,有1000多名员工。“保利国际中心位置不够用了,我们又在世贸中心新租了办公室。”陶芸表示,小红书武汉总部预计在2020年内将提供近5000个中高端工作岗位。

短短几年就达到5000人规模,这一速度是否太过激进?

“初期便是这样规划的,现在还是以这种节奏在进行之中。目前所有招聘都是基于业务的高速的发展带来的,而不是刻意‘赶进度’为之。”陶芸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