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流赛跑

作者:《支点》记者 李章颖点击次数:515   发布日期:2018-10-08

核心提示:湖北必须向多式联运转型,并向临近铁路、水路的物流园区倾斜资源,发挥海陆空铁水联动优势,把区位交通优势转化为市场优势。

 

武汉至芝加哥货运航线,能有效解决湖北省及周边地区企业跨境物流的空运需求。

 

提到物流,人们的第一反应往往是收快递。

事实上,作为涉及整个国计民生、牵连范围广袤的特殊产业,物流与区域经济发展息息相关。甚至可以说,未来城市竞争中,必不可少一环的便是物流竞争。

为促进物流发展,继国家部委出台相关政策之后,湖北、四川、湖南、河南等省份也纷纷出台物流业发展的“十三五”规划,一场关于物流的“竞赛”正悄然展开。

在这场“竞赛”中,武汉乃至湖北的物流会如何胜出呢?

 

一场竞赛 

 

物流最早意为“实物分配”或“货物配送”,在日文中的意思为“物的流通”。这种古老而平常的现象,至今已发展成为了复杂而精细的行业。

从定义看,只要是以满足特定需求为目的,通过运输、保管、配送等方式,以最低成本实现由产地到消费地的全过程都涵盖在物流中。

以我们熟知的快递业为例,“心情愉悦收快递,不亦乐乎点外卖”成了人们当下的典型生活场景。不仅如此,国民经济中的一切行业,从原材料供应到商品销售再到人们的消费,物流活动与大众生活息息相关,也愈发地受到重视。

“在政府推进下,物流产业占国内经济比重一直上升。其中,快递业被誉为中国经济发展的黑马。”中国物流学会常务理事特约研究员刘建新对《支点》记者说。

背后的道理很简单,世界上一切节约都可看成是时间的节约,而改善物流能加快商品流通速度,降低企业资金占用成本、储存运输成本、加速资金周转,在单位时间内创造更多物质财富。

据刘建新介绍,“十一五”期间我国物流业是“上规模”阶段,物流园区遍地生花,纷纷跑马圈地。截至2010年,全国有754家大大小小、不同名称的物流园区。

这一阶段国家虽有一定规划,但整体而言,这一时期的物流园区以中小型为主,用途较为单一(如单纯立足本地的公路、铁路运输),且综合性的园区较少。

基于此,“十二五”时期,物流园区建设进入了国家科学规划和有计划调整阶段,其标志性的政策是《全国物流园区发展规划(2013-2020年)》。

该规划以调整布局、优化结构为主线,明确了全国物流园区的发展目标和总体布局,包括武汉在内的29个城市被确定为一级物流园区布局城市。

时间到了“十三五”,除了各省市纷纷出台各地物流业发展的“十三五”规划外,也对物流发展提出了高质量、市场化、信息化、智能化,向多元化综合枢纽发展的更高要求。

 

“九省通衢”的物流业

 

话题回到武汉。

每每谈及武汉区位优势,难免会提到“九省通衢、交通便利”。事实也是如此,武汉地处长江黄金水道与京广铁路大动脉的十字交会点,是中国内陆最大的水陆空交通枢纽。这一区位优势之于发展物流可谓得天独厚。

“在空间布局上,武汉市提出了‘一港、六园、八中心’的规划。”武汉市发展改革委员会相关工作人员对《支点》记者说。

“一港”即江南机场国际物流港,“六园”则指汉口北、空港、阳逻、东西湖、郑店、花山港综合物流园,“八中心”即阳逻、古龙、东湖保税、北湖化工、金口、纱帽、常福、朱家湾物流中心。

据介绍,目前这15个物流园区已有11个基本建成并初具规模。

此外,京东华中电商产业园二、三期,武汉新港华中贸易服务区,武汉物流交易所,顺丰武汉电商产业园等4个超10亿元的投资项目相继开工;武汉新港空港综合保税区(东西湖区和阳逻港区)一期、阳逻港区铁水联运一期、中国智能骨干网黄陂节点一期、邦送物流园等大批重点项目也相继建成投运。

今年5月,武汉市物流局公布了2017年武汉市物流运行情况:全市社会物流总额达33225.32亿元,同比增长10.6%;从社会物流总费用结构来看,运输费用占比增加、保管费用占比下降,物流运行效率有所提高。

 

成都VS武汉

 

当然,绝对值能提供的信息有限,要看武汉的物流发展状况,还需横向比较。

先从武汉、成都这对经济体量相当、时常被拿来比较的城市说起。

一般看待地区物流发展状况有两个指标:一是社会物流总额,二是社会物流总费用与GDP的比率。其中,社会物流总额指第一次进入国内需求领域,已经或正送达最终用户的全部物品价值总量,社会物流总费用则包含了运输、仓储、管理费用支出,其占GDP的比率则反映了性价比高低。

以“十二五”期末湖北与四川数据来看,二省不分伯仲。但在今年新一线城市排名中,在城市枢纽性(包括交通通达度和物流通达度)比较中,成都、武汉分列新一线城市第1、第3,成都略胜一筹。

虽然两地物流发展水平尚未领先全国,但都保持着较快的增速。武汉、成都曾先后公布了发展现代物流的“十三五”规划,除了武汉提出推进“一港、六园、八中心”外,成都也提出了“五园区、六中心”的空间布局。

如果把视线放远到“十三五”,谁的目标更令人称叹?

武汉市在发展现代物流的“十三五”规划中提出,到2020年,国际及地区直航航线达60条以上,航空货邮吞吐能力达50万吨,中欧班列(武汉)双向常态化运营,中欧班列(武汉)、国内城市“五定班列”数量、运量“双倍增”,港口货物吞吐能力达2亿吨,集装箱通过能力达500万TEU,公路货运量达4亿吨,标准仓储面积达350万平方米。

相对的,成都提出到2020年,航空货邮吞吐量超过110万吨,国际货邮量15万吨以上,国际(地区)航线总数达100条以上,其中直飞航线70条以上,“蓉欧+”国际铁路货运班列年度开行量达2000列以上,每年新增公路货运班线15条以上,城际公路货运班线总数达400条以上。

无论航空货邮吞吐量还是航线总数,成都的雄心似乎都更大一些。